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子婴的逆袭 > 第4章 最大的威胁
    韩谈对大秦是忠诚的,对嬴氏一组也是忠诚的,如今胡亥已死,大秦的皇族就剩下子婴了,韩谈自然听他的。

    “你去用皇帝的印信拟定诏书,告知大秦百官和百姓,赵高伙同闫乐、赵成等人意图谋害陛下,已被我等识破并斩杀,但陛下未能救下,如今我大秦内忧外患,国不可一日无君,我身为大秦宗族,如今便自立为皇!以解大秦燃眉之急。明日,上朝议事!”

    子婴将黑锅一股脑的推到了赵高的身上。

    “陛下英明!”

    子婴这么说,韩谈没有一丝不愿,严重反而隐隐透出了一丝兴奋。

    “好,明日朝堂,城外军中有两名骑士,名曰李必、骆甲,此二人也要来!”

    “此二人是?”

    “无需多问,只管照办即可!”

    子婴这么一说,上位者的气势油然而生,韩谈不敢多问,赶忙准备去了。

    其实这二人的确是能救大秦的人,前世刘邦入关之后,几乎所有降了的士卒都推举他们,足以见得他们在大秦守城将士中的威望,而之后的历史也证明了他们俩都是可造之材,辅佐灌婴为大汉立下了汗马功劳。

    这样的人,现在的大秦太需要了。

    不能只指望一个章邯来救大秦。

    他需要培养更多的骁勇战将。

    看着嬴武把望夷宫清理干净,子婴匆匆回了自己的府邸。

    他没有一丝当了皇帝的舒爽,反而是对未来的思虑占了大部分情绪。

    此时王离的长城军团,已被项羽抹杀殆尽,除了章邯的骊山军团,大秦只剩下正在关中提防着刘邦楚军的赵贲军团了。

    这几万人,可以说是大秦精锐最后的火种了,一旦有失,咸阳就是砧板上的肉了。

    大秦的人才,不是没有过,而是已经被赵高和胡亥给祸害的差不多了,子婴绞尽脑汁,也不过才想出来这几个人。

    这几人虽然也不是什么绝世之才,但至少现在武装起来,先挡住刘邦这波进攻再说才是。

    回了自己的府邸之后,子婴并未歇息,而是拿出了一些白色的布匹,在场面一笔一划的勾画了起来……

    次日朝堂,百官立在朝堂之上,正纳闷着之前一直站在他们最前方的赵高和闫乐、赵成怎么没来的时候,他们的面前缓缓走来一人,坐在了龙椅之上,但百官定睛看时,却发现那不是胡亥,而是子婴!

    一袭黑色龙袍,端坐在龙椅之上。

    面色威严,不怒自威,颇有先帝嬴政之威。

    嬴子婴?

    他不是个疯子吗?

    怎么今天坐上龙椅了呢?

    百官心中尽是疑惑。

    未及反应,韩谈已然带着诏命到了子婴面前,高升宣读道:“昨夜,丞相赵高及闫乐等人谋害先帝胡亥,公子子婴奉命起兵讨逆,诛杀反贼赵高一党,先帝驾崩时留有遗诏,立公子子婴为帝,再造大秦河山……”

    念到这,底下的百官终于反应过来大秦一夜之间发生了什么,一时间从震惊到狂喜,他们知道,不知道自己能活到哪一天的日子,结束了,他们不用再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了。

    “先帝!呜呜呜……”

    百官跪地,齐声痛哭。

    谁知这哭声中有多少狂喜,又有几人是真心实意。

    “跪拜新皇!”见哭的差不多了,韩谈吆喝了一嗓子。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哭声瞬间收敛,齐声祝贺子婴登基。

    按道理,新皇登基乃是有一套相当繁杂的流程的,但子婴把这些都省了,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等到他完成了这些,估计刘邦带着他的流氓小分队也入了关了。

    韩谈在朝堂宣布完了诏书,底下的众臣全部跪地,口称陛下,还是相当诚心的,毕竟老秦人的大秦,需要老秦人的骨血来带领,这是他们都认的道理。

    “册封,赵贲为护军都尉,李必,骆甲为中护军,即日起整顿关内兵马,准备迎敌!”

    随着韩谈的宣布,子婴看到了赵贲和李必等三人眼里渐渐燃烧起来的火焰,他知道,属于自己的时代,即将到来。

    燃眉之急要是不先解决了,四十多天皇帝,也可能依旧是自己的宿命。

    退了自己当政的第一次朝堂后,子婴入主了望夷宫,虽然不少朝臣劝说这里刚刚死了个皇帝和丞相,并不吉利,应该另建新宫,但子婴当然不能在乎这些了,再建新宫,那就不一定是给谁建的了。

    他不过命人把胡亥和赵高身死的寝宫拆解了变成了花园,之后自己选择了一个新的寝宫,就草草开始了在望夷宫主政的日子。

    退了朝,子婴并未闲下来,而是在换下了沉重的衮服之后直接来到了一座偏殿。

    殿内,三个一脸疑惑的人正在门口等候,正是赵贲、李必和骆甲三人。

    特别是李必和骆甲,之前在军中连正式的官职都没有,不过他们俩在大秦守卫咸阳骑兵中的名声还是响当当的。

    皇帝竟能直接点他们的名,封他们的官,他们自然是激动里透着一丝的疑惑。

    子婴施施然到了偏殿门口,微微挺着胸膛,目光平和却锐利,步伐坚定,三人远远一看,觉得宛若始皇帝再世,连忙跪拜下来。

    “起来吧,到殿内说话,韩谈在门外守着,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扔下这么一句话,子婴自顾自进了偏殿,三人紧紧的跟在后面。

    其实早在最初给嬴武下令的时候,子婴就同时派出了轻骑去侦测刘邦大军的动向了。

    子婴知道,就算是章邯在巨鹿彻底败了,各国的叛军也不会在短时间内赶到咸阳,其中最着急的项羽,至少也得等着楚国的粮草和援军到了。

    现在自己最大的威胁,正是从砀郡一路向西的刘邦。

    刘邦的奸猾就不用说了,出发的时候没多少人马,作用也不过是帮着巨鹿的联军牵扯大秦一些兵力罢了,但是他这一路人马越打越多,人才越来越多,后来他之所以能有跟项羽争霸的能耐,这次西征绝对是一大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