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秦:子婴的逆袭 > 第2章 三年而亡
    子婴的种种安排,赵高不知,胡亥自然更不知道。

    一切都在暗地里进行中。

    神不知鬼不觉。

    今天这个夜晚,注定是大秦王朝历史上最为凶险的一夜!

    入了夜的望夷宫,依旧恢弘,皇帝的寝宫更是奢华,内柱由数十跟合抱不住的金丝楠木组成,柱子上雕着一条条动作神态不一的金龙,再加上白玉台基琉璃瓦,怎一个气派了得?

    胡亥正奔跑在这寝宫之中,步履蹒跚,周身散发着浓烈的酒气。

    他用丝绸蒙住了自己的双目,嘴角肆意的流淌着口水,身前,是一众身材凹凸,不着寸缕,叽叽喳喳叫着奔跑的宫女,胡亥听声辨位,一把抱过去,抱住了哪一个,便要不可描述的惩罚一番。

    当然,这不过是他的常规游戏了。

    深宫高墙之外,是兵荒马乱的民不聊生。

    高墙之内,则是莺莺燕燕的酒色犬马。

    如此大秦,岂不亡国?

    就在这夜深人静之时,本是守卫森严的望夷宫门外多了一小队人马,虽只有千余人,却各个身着黑色战甲,手持长戈,背负秦弩,以黑巾遮面,好似一架随时可能启动的杀人机器,场面骤然转冷。

    这些人马簇拥着一辆马车,车上的人,穿着玄色长袍,华贵之极。但身材瘦弱,面皮白皙阴暗。

    他便是咸阳令、大秦丞相,集天下权柄于一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赵高!

    一左一右护佑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心腹,赵成和阎乐。

    “下官拜见丞相。”

    “丞相,你这是?”

    守望夷宫的卫令仆射自然知道赵高的凶名,着实有点打怵了,但碍于自己的职责还是如此问了一句。

    但就问了这么一句,却被赵成麾下的人直接就给绑上了。

    “尔等速速开门,丞相要进宫面圣!”说话的是闫乐。

    赵高的女婿。

    “丞相深夜入宫,可有陛下手谕?秦法规定,外臣入宫,必须要有天子手……啊……”

    但这句再正常不过的话说完了之后,卫令仆射再没了说话的机会。

    闫乐直接上前一刀,刀尖直接捅进了这卫令仆射的肚子上,他惊恐交加的看向闫乐,显然没料到会遭此横祸,但闫乐却面色如常。

    再抽出刀时,鲜血喷溅而出,他的脸上满满都是殷红,但闫乐轻轻一抹,眼皮都没动一下。

    这下子,守着望夷宫的将士不敢再多言了,赵高和闫乐在整个咸阳城有多大的威势他们是知道的,只能将宫门打开,放任他们入宫。

    “丞相有令,擒杀昏君胡亥者,封万户侯!”

    这些人马进了望夷宫之后,赵成带着人一字排开,肃清阻拦他们的守军,赵高和闫乐则是手持长剑直奔着胡亥的寝宫而去。

    一路奔袭竟然无人敢挡!

    “奇了怪了,今天的夜晚,安静的有点奇怪。”

    静谧的深宫,却传递给赵高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赵高和闫乐明白,他们虽然权势滔天,但百官群臣忠于大秦者仍不在少数。

    诛杀胡亥这样的谋反之事让众臣知道了,一样不会买账,只有把这件事坐实了,让他们不得不接受现实。

    杀向胡亥寝宫的路上,宦官宫女倒是遇见了不少,但都在仓皇逃窜,无人顾及皇帝死活。

    “陛下!陛下啊!不好了,出事了,有叛军冲进了望夷宫,正奔着陛下的寝宫来呢!”

    小宦官惊慌的声音搅扰了胡亥游戏的兴致。

    让他很不开心。

    一听这话,醉醺醺的胡亥先是一愣,之后面色狰狞的怒斥道:“胡扯!这是我大秦皇帝的寝宫!叛军都在函谷关外,咸阳何来叛军!”

    “陛下,此事千真万确啊,小人已然看见了,领头的正是丞相!”

    “住口,朕待老师如同父亲一般,你竟如此污蔑!看朕不砍了你!”

    胡亥当然不信,刚想砍了造谣的宦官,宫门被一把推开,赵高和闫乐持剑闯入,杀气腾腾,门外十数个带甲之士依次列开。

    啊!

    衣衫不整的宫女妃子纷纷四散逃命,惊慌失色。

    寻找遮蔽身体的衣布。

    此番景色甚是让甲士们大饱眼福。

    “老师?你这是……”

    胡亥不是傻子,事到如今他才明白,作乱竟然当真是自己最为敬重的老师。

    “陛下当真是好兴致啊!我大秦将士还在关外死命征战,陛下这里却是四季如春,温香软玉。果然是个昏君啊。”

    胡亥整个人愣住了。

    “老师啊,你这话何意?朕这些年都是按你的建议行事,这前方的战事,也都是老师说了算啊!”胡亥不解其意。

    自己一向是敬重的丞相,为何会给自己扣上一顶昏君的帽子。

    “住口,昏君暴虐,荒废国政,如今致使天下大乱,百姓民不聊生,狼烟四起,如此昏君,留有何用?我赵高今日便要为天下除了你这昏君。”

    图穷匕见,赵高果然是为谋朝篡政而来。

    所有罪责悉数推到了胡亥的身上,而把自己本人标榜成了诛杀暴君的英雄。

    这话说的胡亥汗毛根根乍立,慌忙喊道:“左右何在?快来护驾!”

    胡亥此时终于想起了自己皇帝的威严,但除了回声,哪有一丝回应,之前玩的正嗨的宫女和宦官早就吓得在墙角抱作一团,侍卫更是不知去了何处,望夷宫恢弘的寝殿,如今却显得阴森可怖。

    眼看求援无望,逃跑无门,胡亥面色一变,扑通就跪在了地上。

    天子跪臣工。

    闻所未闻。

    “老师,这皇位当年是你帮着朕登上来的,如今朕就把这皇位让给你,只要朕能不死,安心生活,大秦就是老师的了,你我十数年师生情分,朕的字都是老师教会的,老师不能不念旧情啊!”

    胡亥涕泪纵横,所为的,不过是一条性命。

    但赵高一边缓步逼近,一边摇头道:“我杀你,是因为大秦朝的气数已尽。”

    胡亥仓皇后退,但却已然到了墙边,他的眼里除了恐惧,就是绝望。

    赵高亲手举剑,一步步朝着惊慌失措的胡亥逼近!

    剑尖抵在胡亥的胸口上,似乎可以感受到顺着剑身传递而来的心跳。

    “你这是?嫌朕给你丞相的官职不够?那你说你想要什么,这泱泱大秦,朕什么都可以给你。”

    胡亥的内心变得极为脆弱,现在通过赵高眼神的变化,他已经感受到了事情不妙。

    “朕不做这个皇帝了,朕把这皇帝之位让给你,朕就做一个秦王,如何?”

    赵高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不!朕只做个侯爵就行了,朕离开咸阳,随便有一块封地就够了,这也不行吗?”

    说到这,胡亥几乎都已经是带着哭腔了,但赵高依旧不为所动,一步步的逼近。

    剑已经几乎抵在了胡亥的胸口上。

    “那我只做个黔首,就像是那些庶民百姓一样,如何?”

    这已经是胡亥最后的希望了,他眼含热泪的看着赵高,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他只想活着。

    “当你赐死你的兄弟姐妹的时候,你可曾如此问过他们?”

    此言一出,胡亥马上语塞,他明白,自己的机会没有了他的目的就是杀死自己。

    胡亥彻底绝望了,瘫软的坐在地上,痛哭失声。“大秦亡矣!父皇……孩儿对不住您……错信了奸佞小人,葬送了大秦江山社稷……”

    “若是李斯、蒙恬一人健在,何至于你这阉人作乱!”

    涕泪横流的胡亥悔不该当初。

    死到临头的他终于明白了一切,原来,都是赵高的阴谋!

    他所做的,根本不是为了自己这个皇帝,他想要的就是毁掉大秦的江山社稷!

    实现他的阴谋!

    自己宛如一个可怜虫一般被利用,错杀忠臣良将。

    结果到头来,竟然无一人可用!

    想到此处,胡亥的目光中透出一丝凶狠!

    “朕今日即便是死,也要拉你垫背!”

    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人往往都是能迸发出一定的勇气的,胡亥也不例外。

    他看见了不远处兵器架上的湛卢剑,这是历代秦王所用之佩剑,自从他继位之后,这把剑就再未曾出鞘。

    事到如今,他也顾不了许多了,站起身就奔着那长剑去了,显然是想要跟赵高拼一下。

    但就在长剑触手可及的时候,胡亥后心一凉,停下了脚步。

    胡亥低头看去,剑身穿透了自己的胸膛。

    刺啦,剑被拔出,胡亥踉跄的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没用的东西,跟你父皇差的太远了”赵高冷漠的擦了擦剑身上的血。

    噗通,踉跄的跪在地上,胡亥的眼神渐渐涣散。

    秦二世,称帝三年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