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嘿,妖道 > 第六章 化龙劲
    时间流逝,一晃就是三个月,从秋初来到了冬至。

    松烟山依旧苍翠,偶尔散落的点点雪花更为这座不大的小山增添了一抹别样的趣味,只是此时山上的气氛却有些诡异。

    观主长青子连续三个月未曾在外露面,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长青观内的众人纷纷产生了怀疑,虽然张纯一已经给出了长青子外出访友的说法,但众人并不相信,因为长青子本质依旧是肉体凡胎,根本不可能走的无声无息,什么都不交代,而且当初长青子带伤而回的景象看到的人不止一个两个。

    对于众人的怀疑,张纯一心知肚明,但并不在意,只是以观主亲传的身份下达了禁止下山的命令,然后则沉浸于自己的修炼之中。

    有着各种大药以及秘法的辅助,锻体、壮骨、练脏这练力三关张纯一一一迈过,只等气血满溢,就可以尝试第一次换血,炼化劲力。

    龙虎山的武道传承是后辈子弟不断补充完整的,张纯一前一世修仙无望之后,潜心修炼武道,学贯百家,以龙虎山传承为根基,汇总武学道理,创造出了龙虎抱丹功,涵盖虎魔锻体拳、化龙蜕凡术、降龙伏虎法三种不断递进的武学秘法。

    其中虎魔锻体拳是坚实躯体、打磨根基的武学,化龙蜕凡术则是换血秘法,可以凝练出化龙劲,降龙伏虎法则是降服气血的抱丹秘法。

    吼,虎啸不绝,大青岩上,如虎踏山林,张纯一身形迅捷如虎跃,出拳刚猛如虎噬,尽显虎之威猛霸道。

    面色赤红,随着拳法的舞动,张纯一周身的气血在沸腾,冬至时节,天气转寒,但此时此刻大青岩上却是暖洋洋的一片,宛如阳春三月。

    在某一刻,震慑人心的虎啸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尚显稚嫩的龙吟,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张纯一脊柱抖动,气血极尽沸腾,打破禁锢,透体而出,紧接着一缕缕漆黑的光华在其中悄然诞生,宛如游蛇。

    “换血一次,化龙劲出。”

    收功,摊开手掌,看着掌心的那一抹漆黑劲力,张纯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一世天地间有灵机弥漫,有大药存世,不知我能换血几次?”

    捏紧手掌,散去化龙劲,张纯一心中的念头在浮动。

    换血是可以进行多次的,理论上九次才是极限,劲力由血气所化,每一次换血自身的劲力都会进一步壮大。

    在前一世,借助种种科技手段辅助,张纯一在锻体、壮骨、练脏这三步走的很顺畅,但在换血时却遇到了难关。

    人力有穷,人体有限,能诞生的气血是有数的,想要通过换血的手段打破极限必须要依靠外在物质来弥补人体本身的不足,但天地末法,无大药留存,张纯一虽然在武道上天资卓绝,但也徒呼奈何,最终也只不过勉强换血两次就匆匆跨入了下一境,抱得了一颗虚幻的气血大丹。

    “不过对于这一世的我来说仙道才是根本,武道只不过是辅助而已,不必强求,毕竟武道求于己,而人力过于渺小,注定没有大成就。”

    轻声呢喃着,张纯一抬头看向了天边,在朝阳的映衬下,一个黑点正在迅速靠近松烟山,那是一只翼展近十米,羽翼如钢铁的黑羽鹰。

    “看来今天还真是一个好日子,双喜临门。”

    看清了黑鹰以及站在它背上的那一道人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张纯一的身影咻然远去,而在他之前站立的地方则留下了一个三寸深的印痕,在光滑的大青岩上格外显眼。

    唳,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啼鸣,黑羽鹰俯冲而下,降落在了长青观外。

    迎松院,张纯一见到了来自平阳·张家的人。

    “周管家,这一次辛苦你跑一趟了。”

    坐在主位上,打量着眼前这个胖子,张纯一举起茶杯示意了一下。

    周显,平阳·张家的三管家,大夫人的心腹,虽然看似肥胖如猪,实则修炼了一门特殊的横练武学,已然练出劲力,实力不俗,而且除了是一位练劲武者之外,周显还是一位修仙者,虽然只是锁一魄,但确实踏上了这条路,那只黑羽鹰就是他炼化的妖物。

    “四爷折煞老奴了,为主家效力本就是我的本分。”

    没有端起案几上的茶杯,周显从拥挤的椅子上艰难起身,对着张纯一行了一礼,显得很谦卑。

    “看到四爷真的踏上仙路,老奴心中着实欣喜。”

    “这是大夫人特意让老奴送来的贺礼,其中包括一只刚刚诞生的云雾妖,收到公子的信后,大夫人为了给公子找到一只合适的妖物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

    “而除了云雾妖,大夫人还为公子准备了小云雨术法诀一册,一品灵草·迷雾草种子一捧,一品灵香宁神香五十枝,二品灵果·玉髓果一枚,希望四爷在仙路上走的更顺畅一些。”

    言语着,周显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绣着金丝银线的袋子,双手递到了张纯一的面前,这是收妖袋,修仙者近乎必须的特殊法器,只需要神念之力就可以动用,既可以让妖物在其中沉睡,也可以收纳一些死物。

    而世间灵物从低到高共分十二品,其中一至三品为灵材,四至六品为宝材,七至九品为奇珍,十至十二品则超脱了凡俗,谓之曰仙珍,世所罕见。

    “大夫人可还有什么嘱咐?”

    没有第一时间接过收妖袋,张纯一垂下目光,看着周显问了一句。

    闻言,抬起头,看了一眼张纯一,周显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这位四公子的性情似乎与传闻中的有些不一样,看来这些年在长青观并没有白待。

    “大夫人还说家中一切都好,四爷不必记挂家中事物,既然已经踏上了仙路,就要好好在山上修行,不要辜负了这一份机缘,免得以后后悔,如果是在想念的紧,逢年过节可以回家探望一二。”

    再次垂下目光,周显回到了张纯一的问题。

    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张纯一伸手接过了收妖袋。

    “麻烦周管家回去告诉大夫人说她的话我知道了,我心幕仙道,不能常伴家人身边,实在是不该,还望大夫人不要怪罪。”

    听到这样的答案,起身,看着收下收妖袋的张纯一,周显的大圆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是一个聪明人,希望不要是假聪明。”

    心中转动着这样的念头,周显提出了告辞的请求,而张纯一也没有过多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