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 第八十三章 再开
    陈群离开前确实跟赵云交代过,最好尽快离开朝堂,那地方不适合他适合他的地方在战场上,但问题是……天子现在连正眼都不看他一眼,一个看门的队正,哪有机会去战场杀敌立功呐。

    听着荀攸的言语,赵云也没办法辩解什么,只能默默地不说话。

    荀攸现在跟在吕布身边,旧的士族视他做叛徒,吕布这边新起来的又各自有各自的圈子,平日里除了贾胖子和郭嘉能聊聊天,基本没什么能交流的对象了,赵云论学问见识自然是比不上荀攸的,但有一点是别的武将比不上的,谦逊、好学,这是很不错的有点,看着也很对眼缘,所以荀攸对赵云才有这许多关照。

    “至于主公他是好是坏,那得看你站在何处去看了,说他好,但他杀人可是真不手软,这关中士族、豪强被杀的不下十万,但你要说他是恶人,不夸张的说,这关中三百万百姓因他一人而活,过上太平盛世都未必能过上的日子,过得有尊严,你若有暇,可去塞外看看,如今河套、西域,只要汉人在的地方,莫管是何出身,只要是汉人,便是西域诸国的国主,河套的各族首领见了都不敢怠慢,这些足算的上好人吧?”

    听着荀攸的解释,赵云有些迷茫,却也有些领悟了。

    “这世上,哪有绝对的好人,就像主公说的,人性本贪,若无节制,士族豪强会不断吞噬百姓,直到吞吴可吞之时,那将是一片炼狱,作为掌权者,与其说他杀士族豪强,倒不如说,他在遏制人性之中的贪婪,这需要极大地胸襟和气魄,古往今来,能看到这个的人杰其实不少,但敢做之人,却少之又少,你问我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君王的世界里,没有好坏,我无法回答,但我可以告诉你,他在做的事若是能成,功在千秋!”

    赵云有些惊讶的看着荀攸:“先生你不是……”

    “是啊,我是世家,真论起来,我与他分属敌对,但不妨碍我敬佩吧?”荀攸笑道。

    赵云默默地点点头,一个能让敌对阵营的人都心生敬佩之人,确实很厉害,犹豫了一下,赵云对着荀攸一抱拳道:“先生,云如今有些无措,本欲寻明主辅佐,然而如今……”

    赵云对吕布终究还是心怀芥蒂,本想寻明主,却被天子留在了身边,而且不被重视,他想走,但他的底线不允许他这般做,想与天子请辞,却连天子的面现在都见不了。

    何去何从,当真叫人迷茫。

    “想走,却不知该何去何从?”荀攸看着赵云的样子,笑问道。

    赵云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那就别走。”荀攸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递给赵云道:“子龙追随公孙伯珪征战塞外,又曾游历中原,你并不缺少见识。

    你武艺如何我也看不出来,但今日你所面临的困惑不论你走到何处,都无法得以解决,你欠缺的不是见识,而是如何看这世事;

    如今清闲下来,对你而言,未必是件坏事,这里的书籍都是我特地请马钧帮我印出来的,也得益于主公的印刷术,让我得以将蔡翁家中不少孤本誊抄过来,你现在若是迷茫,就看看书吧,你要的答案,或许书中会有。

    至少你现在这些问题,我相信是你受所知局限,我这里的书,你可拿去借阅,当有一天你真的想明白你想要的,到时候是走是留,该如何走,就是你的事了,当然,这只是建议,你若一定要走,我也不拦。”

    赵云接过书,是一本孟子,他读过一些,但没有全部读,因为当时只有一卷,想读都没地方读取,荀攸的话,让赵云有些恍然,默默地接过竹简,对着荀攸一礼道:“多谢先生指点。”

    “有何不懂之处,可来问我。”荀攸微笑道。

    赵云点点头,随后跟荀攸告辞离开。

    看着赵云离开的背影,荀攸笑着摇了摇头,终于走了,默默地从竹简中抽出一本无字书,这个是纣王二卷,主公没事儿多画些也好,总比每日不务正业的闲晃强,搞得现在长安百姓哪怕认出吕布都不觉丝毫惊讶了,这上位者还是该有一些神秘感才对,躲到家里画画也好啊。

    ……

    被荀攸埋怨的吕布此时也在陷入属于自己的纠结中。

    琳琅满目的天赋在他脑海中不断流过,他准备再进一趟模拟世界,他这次只想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不搞事,有个过得去的手艺就行,他想研究研究机关术、铁匠、木匠这些工匠,不是要打磨技巧,而是想看看自己能否将记忆中大乾那些玩意儿给鼓捣出来。

    所以他选择了一些他觉得有用的天赋,比如:

    玲珑心:拥有该天赋,您将拥有更敏捷的思维

    巧手:拥有该天赋,您的手指将会得到极大地灵活

    顶级木匠天赋:您如果从事木工行业,您将会如鱼得水,比常人更容易达到巅峰,成为世人崇拜的大师

    顶级铸造天赋:您如果从事铸造行业,您将会事半功倍,比常人更容易达到巅峰,成为世人敬仰的大师

    这四个天赋是已经定下的,以吕布如今的模拟点数,要这些并不心疼,不过要做木工或是铸造,首先需得有足够的力气和体魄,但这两个若是用了,估计会活很久。

    “夫君在想何事?”严氏趴在吕布身上,好奇的看着他。

    “夫人说……人若活得太久,是否是好事?”吕布摸索着下巴问道。

    “自然是好事。”严氏不解的看着吕布道。

    “好事吗?”吕布摇了摇头:“看着身边之人一个个离我而去,而自己却只能孤独的活着,等死一般的日子,夫人真的觉得此乃好事?”

    严氏闻言不说话了,默默地趴在吕布胸口,静静地听着夫君的心跳声,良久方才摇了摇头道:“妾身不知,夫君为何突然说这等事情?”

    不知为何,吕布说这话的时候,突然就生出一股难言的萧瑟感,眼前好似看到了吕布到老时,一个个亲友相继离去,只有他坐在这房间里,默默地喝着茶,回忆着曾经的往事,那副萧瑟之感,让人忍不住眼角发酸,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受。

    “只是突然想到……”吕布叹了口气,那种感觉,他经历过两次……

    “妾身会一直陪在夫君身边,只要夫君不嫌妾身年老色衰时的样子。”严氏将头深埋于吕布怀中,紧紧地抱着他,不知为何,总觉得今日的吕布,有种惹人怜爱的感觉,尽管他是这天下最强的男人,但那种感觉却还是叫人心中生出想要呵护之感。

    “有时候啊,会觉得这人生其实就是还债来的……”吕布低头,夜色下,妻子洁白的肌肤在盈盈烛光中显得圣洁,不知道是否是那超级生殖的作用,虽然没能让严氏重新怀孕,但这段时间的滋润下,整个人好似逆生长一般。

    原本苍老的心开始变得年轻,而身体的变化自然也引起了怀中佳人的感知,方才营造的氛围瞬间没了,忍不住轻打他一下:“夫君总是这般没正行。”

    “夫人如此美貌动人,叫我如何忍心看夫人哭泣?”吕布哈哈一笑,身子一翻,将妻子压在身下。

    管那么多干什么?就当是炼心了,这次选个好出身,希望是处太平盛世吧,不过在此之前,可能有好多年见不到夫人了,自是一翻颠鸾倒凤,数不尽的风流尽在这床帏之间……

    直到夜深人尽,妻子已经疲惫的睡去,吕布帮她拭去脸旁的汗珠,盖上丝被,而后意识联络光脑。

    新的模拟人生,吕布倒是期待能出生在一处盛世,为了不操心那些生存问题,他还特意选了个富足之家,却不知这个新的模拟世界能给自己带来什么?

    “恭喜玩家再次接入光脑,您可以选择开启新的模拟人生,也可以选择进入以往经历过的模拟人生世界,请做出选择”

    已经很久没听到过光脑的声音了,光脑依旧,只是如今的自己却再非从前。

    “您目前有五十七万人生模拟点数,您可以选择不错的天赋,也可以选择一个不错的出身,以玩家如今所拥有的人生模拟点数,您可以直接成为皇帝。”

    吕布将之前选定的天赋选出,而后想了想,又在身份上选择了富甲一方,至于皇帝什么的……吕布觉得自己现在做个权臣都很累,更别说做个皇帝了,当个富甲一方的富家翁,一生无忧无虑也便行了,他这个模拟人生想过的轻松一些,研究些自己的东西。

    至于花费的人生模拟点,吕布对这些东西从未心疼过,该用就用,没必要非得进来吃苦。

    “是否进行过度人生?”光脑再度问道。

    所谓过度人生,就是可以选择从几岁开始经历模拟人生。

    吕布想了想道:“过度二十岁。”

    童年生活,他是不想再经历一遍了。

    下一刻,吕布的意识进入另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