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开局就杀了曹操刘成 > 第四三三章 整个董家,都将成为你的助力!(三合一)
    “我之前并不知道曹仁这家伙,竟有这般恶毒的想法。”

    在吕阳显得有些惊疑不定的目光注视下,刘成摇摇头,说出这样的话。

    这话一开口,顿时就让吕阳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您事先不知道这个事情,这时候还表现的这样淡然?

    这可是一个针对您的极其恶毒的计划啊!

    吕阳一时间都被刘成的反应,给弄得有些懵了。

    刘成见到吕阳反应,笑了笑道:“我确实不知道曹仁散布流言的打算,不过,前一段儿时间,我与董相国两人,商议了出来了一个计划。

    这个计划是针对西凉马腾韩遂的。

    为了将这二人引出来,我准备让人散布流言,说我是汉室宗亲,久后对董相国必有异心……

    只不过怕耽误结婚,就先将此事压了下来,一直没有往外传播,准备结亲之后,再开始着手做这件事情……”

    吕阳是刘成心腹中的心腹,且按照刘成原本的打算,一部分散布流言的工作,也是交给锦衣卫去做的。

    此时话赶到了这里,也就向吕阳明言了。

    吕阳原本就显得惊疑,这时候,听到刘成所说出来的话,就变得更加惊异了。

    这种惊异持续了一小会儿之后,吕阳的脸上,露出笑容来。

    任他之前怎么想,都没有想到,这最终的结果居然是曹仁的计划,与自己主公暗合!

    怪不得自己主公听到了自己汇报之后,一点都不惊讶!

    曹仁的这个计划,确实恶毒,杀伤力巨大。

    但是,在与主公他们的计划暗合之后,他的这个恶毒计策,就变成了一个笑话一般的存在。

    根本不可能对主公造成任何的伤害,相反,还会成为主公的助力,让主公省下不少的力气。

    这世上的事情,可真的奇妙!

    计划与计划居然能够暗合。

    这样想着的同时,吕阳也在为自己主公胆大,感到佩服。

    这等事情,一般人都是避之不及的。

    自己主公倒好,他居然与董太师说出这事情来,并且还以此下套。

    最为关键的是,董太师还同意了主公的这个计策。

    没有半分的怀疑不说,还要接着将孙女嫁给主公。

    这可真的是让人为之意外和敬佩!

    也就主公敢这样做,一般人是真的没有没有这个胆量与魄力!

    “忽然间发现,这曹仁有些可怜,一路来到长安,蓄力要发出最强一击,结果,他的最强一击,却与主公计划暗合……”

    吕阳望着刘成,脸上带着一些笑容的说道。

    刘成闻言也笑了:“我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只能说造化弄人。

    被你这样一说,我也觉得这曹仁挺可怜的。”

    这话落音,二人对视,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主公,那曹仁该怎么办?要不要将其拿下?”

    笑声落下之后,吕阳望着刘成,这样开口道。

    他现在主要是担心曹仁这家伙,会对主公的婚礼,产生一定的影响。

    刘成想了想:“先不用理会,距离我结亲就剩下几日的时间了,董太师早就派遣兵马,将使者所居住的地方团团围住,铁桶一般,根本就没有曹仁出手的机会。

    否则,他早就开始散布流言了。

    毕竟,在我和董白成亲之前,这流言是威力最大的时候。

    曹仁却没有那样做,显然是被困住了。

    综合种种来看,曹仁极有可能会在我成亲的当天,对我行刺。

    这是不好的,打搅了我成亲,这是我人生中的大事。

    当天,需要加强警备,不让这事情出现,打消曹仁的念头。

    这家伙留下还有一些用处。

    原本我是准备自己散布流言的,既然他来了,想要做这事情,那就将他留下来,让他来做这事情吧。

    让他来做,效果是要比咱们自己动手效果好……”

    吕阳点头,表示对刘成话的赞同。

    又说了一些话,就从这里离开。

    刘成则在心里面继续琢磨事情……

    第二天的时候,刘成亲自赶往董卓府邸,与董卓说这个事情。

    董卓闻言,顿时就笑了起来:“小小曹仁,可笑可笑!

    看来是我之前下手太软,杀得不够狠,让这些曹家余孽们,觉得自己又行了!”

    董卓这般说,就要直接派兵去将曹仁给拿了。

    别看他脸上带着笑,实际上,心里面却极为恼怒。

    他们家的第三代,就只有这么一个孙女,且结婚的对象,还是他极为看重的刘成。

    结果在这样的节骨眼上,曹仁这家伙居然想要过来捣乱,这如何不让董卓暴怒?

    这是要破坏她孙女的人生大事,想要让他的宝贝孙女变成寡妇啊!

    这简直比直接刺杀他董卓,都要让他为之愤怒。

    这怎么能忍?!

    刘成想不到董卓的反应居然这样大,连忙出声阻拦。

    与董卓说他的后续计划……

    好一番的相劝,才算是将董卓劝下来,让董卓不怕派兵将曹仁直接砍死。

    让他同意按照刘成的计划来。

    走出了已经开始张灯结彩的董卓府邸这里,刘成忍不住的笑了笑。

    想不到,在涉及到董白的时候,这董卓的脾气居然这般的暴躁。

    今后,若是婚后自己对待董白不好,将董白鞭挞的太狠了,董卓会不会也来捶自己?

    这样的念头出现在脑海之中后,刘成笑着摇摇头,将自己心中这显得无聊的念头,给甩了出去……

    ……

    “岳父大人,克德手里有些隐秘的力量啊!

    曹仁混进宾客的队伍之中,准备行事的事情,咱们都不知道,克德就知道了,这很说明问题……”

    董卓所在的密室之中,李儒思虑了一番之后,出声对董卓这样说道。

    董卓闻言点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

    “那岳父大人准备这么做?

    将克德的隐秘力量挖掘出来,还是暗自防范?”

    李儒望着董卓,出声询问。

    董卓想了想,摇摇头道:“不必这样,克德一步步走到现在,有这般的高位,手里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些秘密?

    我若是担心克德会有太多属于自己的力量,也就不会将其升为卫将军,给他开府的权力。

    让他光明正大的拥有自己的力量了。

    这点秘密力量,克德拥有就让他拥有。

    而且,克德今天过来与我说这些的举动,也表明了这孩子的赤诚之心。

    依照这孩子的聪明程度,他莫非不知道,通过今天他所说的那些话,咱们会猜测不到他有些隐秘力量吗?

    但他还是这样做了。

    这是为何?

    这说明克德这孩子,心底赤诚,完全没有拿自己,拿咱们当外人。

    今天这事情,可以说是,克德故意与咱们露的底,让咱们知道,他手里面有些隐秘力量。

    若是他没有这样做,之后被咱们觉察出来,确实需要进行一些防范。

    但如今,他选择主动告知咱们,咱们若是再这样做,可就有些不好了。

    克德马上就要与囡囡成亲了,将要彻底成为自己人。

    咱们需要给他信任……”

    董卓望着李儒,这般说道。

    心里面暗自叹了口气。

    克德今天过来找他说这些事情的真正目的,他其实当时就已经明白了。

    为何在刘成走后,还要将李儒喊过来,将这些告知李儒,让李儒分析一番?

    倒不是真的想要让李儒给他出主意,而是想要借此机会,对李儒进行一些考验,希望能够看到一些不一样的惊喜。

    结果,与事情还是与之前一样,半分的惊喜也没有。

    自己的这个女婿,聪明是聪明,做事情也能狠的下心,下得去手。

    但是,胸襟和度量却显得小了。

    跟在后面出出主意还可以,你安排他去做一些事情,也能够放心,但却不能让他单独挑大梁。

    他挑不起来。

    掌握不住大局。

    心里面这样想着,董卓再次暗叹一口气。

    自己这般的英雄,却后继无人……

    儿子死的早,女婿有本事,却没有大本事,孙子没有,只有一个孙女。

    就目前来看,也就自己抢来的这个孙女婿,是一个能做大事的人。

    还好自己当时舍下面皮,硬生生的抢回来了一个孙女婿,不然的话,自己才是真的心慌……

    “岳父大人,您就这般信任克德?”

    李儒望着董卓,这般说道。

    董卓叹口气道:“有些话,我一直憋在心中没有说过。

    我老了。

    虽然不想承认,我现在确实就是老了。

    没有了之前的闯劲。

    有些事情想要去做,却总显得有心无力。

    克德却正值当年。

    既然这样,我为何就不能放权给克德,让克德去拼搏呢?

    克德是一个极为难得的人才。

    非常适合在这等乱世之中生存……”

    董卓望着李儒,这般说道,声音里面待着一些说不出来的疲倦。

    这种状态的董卓,是李儒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他朝着自己的岳父大人望去。

    以往的时候,倒还不觉得有什么,此时闻言,朝着自己岳父大人望去,果然在其头上,看到了很多白发。

    整个人都要沧桑了不少。

    李儒见此,不由愣了一下。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自己的岳父大人,也已经不再年轻。

    原来,人的老迈,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我老了,董家的日子还长,我不可能一直护着这些,有些事情,不得不去考虑……”

    董卓叹口气。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承认自己年老,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

    “本来有些事情,我是想要等过上一段儿时间,在克德与囡囡成婚之后,再说的。

    这时候既然事情赶在了这里,我就不妨先与文优你说些好了。

    文优,你实话是说,凭心而论,倘若我不在了,你能不能带领着我留下的这些势力,继续走下去?”

    董卓望着李儒,脸上是前所未有的郑重。

    李儒闻言一愣,忙开口道:“岳父大人,春秋鼎盛,今后的日子还长……”

    董卓闻言,对着李儒摆摆手道:“不要说这些,你只管回答我的问题。”

    李儒闻言,没有立即说话,想了一阵儿之后,深深的叹口气道:“不行,小婿没有这样的能力。

    你让小婿出些主意倒还可以,真的是带领这样多的人走下去,小婿是真的没有这个能力。

    这事情,小婿做不了,最想做的,还是学问。”

    董卓又道:“那你觉得,那头蠢牛,能不能胜任?”

    李儒再度摇头:“恐怕也是不成。

    现在是有岳父大人您在,若是没有您在,只怕让他带着,比让小婿带着,四分五裂的更快……”

    董卓道:“那你觉得我那侄儿董璜如何?”

    李儒道:“中人之姿,真的论起带兵打仗,甚至于还比不上牛辅。

    其余事情上,或许强些,但还远远不够。

    不出三年,估计就让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董卓又道:“依照我做出来的事情,倘若不能保证强大,董家,包括你们这些女婿,会不会有一个好下场?”

    李儒再度摇头:“不要说岳父大人做出了这些事情,就算是没有,在这等世道之下,弱小之后,想要让人放过,也是不可能。

    很难会有什么好下场。”

    “那你觉得,克德如何?

    在没有我之后,能不能带着现存的势力,继续走下去?

    不被别人欺负?”

    李儒再次沉默,过了好一阵儿之后,才终于点头道:“可以,克德有这个能力。

    个人勇武上面,岳父手下的诸将,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他。

    带兵打仗之上,这些骄兵悍将,没有一个比他的功劳大,没有一个人比他能打。

    除了岳父大人之外,也就他能够压得住这些骄兵悍将,将其拧成一股绳。

    文治上面,克德也展现了自己的才华,小婿是自叹不如。

    关中能有现在的景象,克德功不可没……”

    董卓闻言点了点头,望着李儒再度开口道:“既然这样,那我为何就不能相信克德?

    明知后继无人,明知只有克德才可以成事,我为何就不能适当放权给克德,并对克德保持足够的信任?

    人心,不要轻易去试探,试探着试探着心就凉了。

    热水凉了,重新弄点柴烧烧就变热了。

    人心要是变凉了,那想要再让其变热,可就真的困难了……”

    董卓说的这些,李儒都懂。

    也觉得自己岳父大人,所说的没有什么毛病。

    只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岳父大人的想法,过于冒险,过于让人担忧了。

    “可、可是岳父大人,克德他、克德他终究是汉室宗亲,是当今天子认下的皇叔……”

    李儒咬牙出声说道。

    之前的种种事情,李儒都不会拿刘成汉室宗亲的身份说事情。

    因为不管他是什么身份,都还有他的岳父大人在这里压着。

    李儒不觉得刘成能够闹出太大的动静。

    但是现在所谈论的事情不一样了。

    现在所谈论的事情,乃是根本性的问题,是之后谁来接替他的岳父大人,带着人继续往前走的问题。

    而且,其中一个前提就是,他的岳父大人不在了。

    那么,在这个时候,刘成汉室宗亲的身份,及变得刺眼起来,让他不得不考虑这个事情。

    不得不拿刘成汉室宗亲的身份说事情。

    董卓道:“汉室宗亲又如何?他还是我董卓的苏女婿呢!

    而且,你觉得依照克德性格,真的会因此而对咱们这边做些不好的事情吗?

    就算是在后来,克德真的想要依靠汉室宗亲的身份做些事情,他所针对的矛头也不是咱们。

    而应该是天子才对!

    文优你觉得,到时间依照克德的性格,以及所拥有实力,会不会甘心为小天子所用?

    我看是不会的。

    到时间他真的能够走到这一步,是离不开我董卓给他的力量,在后面大力支持的。

    更为难得的是,我董卓没有儿子,囡囡没有兄弟。

    他到后面,真的能够走到那一步,也不用怎么担心外戚的问题。

    在这等情况下,文优你觉得克德难汉室宗亲的身份,还是一个大隐患吗?”

    李儒被董卓忽然间说出来的这一番话,给惊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今天居然能够在他岳父大人口中听到这些。

    他岳父大人,居然已经将事情,给考虑的这样深远!

    李儒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

    等了好一阵儿之后,他才开口道:“可、可小婿觉得,心里面还是不踏实……”

    董卓道:“文优你很聪明,什么都好,就是格局有些小,关键时刻,气魄不够。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的话,将这些交给你,我是放心的……”

    董卓这样说完,又忍不住的长叹一口气道:“说来说去,还是因为我董卓没有儿子啊!

    若是有儿子,或者是孙子,怎么着也不会将事情往这方面去想。

    实话与文优你说,走这样的一条路,我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但这是现在我所能想到的最好道路。

    不去走的话,结果可能会更糟。

    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而且还不小。

    但现在,除了这样赌之外,我别无他法。

    很多事情,就跟行军打仗差不多,在一场仗开打之前,有一半获胜的把握,就已经很难得了。

    如果是六成或者是七成,那就足可以压上去,好好的去打一次了。

    十足的把握基本没有,如果有的话,需要仔细考虑,是不是你的对手,在故意使计策,引诱你。

    在我看来,我这一次行动真的执行下去,成功的可能,是要超过七成的。

    足够我去赌一把了!”

    “岳父大人是说,克德今后取得皇位的可能在七成往上?”

    李儒咽了一口唾沫,出声询问董卓。

    董卓摇了摇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今后让克德成为我势力的继承人之后,董家不会衰败、克德会对董家好的可能在七成往上。”

    “唉,若克德这孩子不是什么汉室宗亲,该有多好!”

    李儒长叹一口气说道。

    董卓闻言,笑了笑道:“不是汉室宗亲的话,走到后来,只怕更加的麻烦……”

    ……

    “这些话,我之前谁都没有说过,文优你也烂在心里,不可让外人知道。

    也不可让克德知道。”

    一番对于李儒来说,震动极大的谈话结束之后,董卓对李儒这样交代。

    李儒郑重的点点头,从董卓这里离开,整个人都变得极为不平静……

    董卓坐在密室之中,胖大的手指,不断的敲击着椅子的把手。

    整个人都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克德啊克德,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良久之后,董卓深吸了一口气,出声这样悠悠说道……

    ……

    李儒心中满是震动,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岳父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一直回到住处,脑子里面都有些晕乎乎的。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李儒伸手揉揉自己面庞,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道:“克德啊克德,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做事,不要让人失望。

    你若是能够像现在这般持续下去,整个董家,都将是你的助力。

    可你若是不好好的,只怕有些危险……一切,都看你自己的抉择……”

    他说出这句话是有原因的。

    他岳父大人专门叮嘱,不要将这事情告知任何人,包括刘成在内。

    除了这事情过于重大,不能让别人知道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则是,自己的岳父大人,还在观察着刘成。

    若刘成今后有了一些别的不好举动,只怕自己岳父大人的这个决定,就会有所更改……

    在自己岳父大人,没有将此事公之于众之前,这个决定可以随时更改……

    ……

    随着刘成结亲日期一日日的临近,长安城中越来越热闹。

    整个长安城都被欢乐的气氛所笼罩,简直比过年节都要热闹。

    众多百姓,都极为欢喜,毕竟这是他们最为敬爱的皇叔,将要成亲了。

    也有无数女子觉得心中有一些东西破碎。

    随着刘成战绩的不断累加,以及名声的不断传播,他早已经成为了无数少女甚至于是少妇的梦中的最佳情郎。

    现在刘皇叔结亲了,娶得却不是自己,她们自然为之心碎……

    “呼~”

    在刘成结亲的前一天下午,一个带着大量礼物,与不少从人的青年,望着长安城的西门,长出了一口气。

    紧赶慢赶,总算赶在婚礼开始之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