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大道源 > 第193章 八大追随者(想和外星人谈恋爱)
    今日早晨,鸡已打鸣过。

    叮当、叮当、叮当……

    “嘿哧、嘿哧……”断胳膊铁匠正在打铁。

    一位黑衣老者走了过来,他是这个村里的老大,也就是哑巴石匠他们的领军者。

    无尽岁月前,他们都是在各自的道路上走到极致的存在。

    外界的那些各种技业,就是村里的这些老怪传出去的。

    而村里这些老怪的技业,全都是毕摩普罗所授。

    见到黑衣老者走进窝棚里,断胳膊铁匠赶忙双膝跪地。

    他尊敬的说道:“师尊,您已经沉眠了一个大世纪之久,还有,我们感应到那个道统出世了,他们似乎是要对天下四女以及这个小家伙不利……”

    轰……哗啦啦……

    嗡隆隆……

    就在断胳膊铁匠说话之时,后山的整座摩崖石窟爆碎开来。

    一群老残废闻声来到村口,他们傻眼的看着后山那烟尘弥漫的高空,一盘金色符号闪耀的古朴大石磨,它沉浮于高天,轰隆隆的转动声,响动四面八方。

    有八位恐怖无边的强者被各种雾气包裹,他们分立于大石磨的八方。

    远远看去,居然是四对男女,他们的本体都各自沉浮于各自的上空,他们在与头顶上沉浮着巨大石磨的王越对阵。

    更为奇葩的是,王越让刘芳站在巨大的阵盘上,她的左手右手都各自握着一枚珠子。

    阴阳阵眼一旦移位,就算他们八位加本体一起上,也都不是王越的对手。

    看着摩崖石窟被摧毁不说,就连自己一亿年前布置的阵图也被破坏,毕摩老祖普罗的眼角抖了抖。

    正值此时,有来自横断山脉的大笑声,还有话语也随之传来。

    “哈哈……普老怪,你就跟它们一样,都需要冬眠,不过呢!人家都是一岁一冬眠,你可倒好,居然以一个大世纪来作为冬眠,真是好生奢侈,也许你是对的……”

    说这话的主人,正是横断山脉的白衣老者,他正在后山与自己的徒弟屠夫下天地棋。

    他像是得意,又像是诉说前尘往事。

    接着,他又万里传音道:“你做到了,通古今之变、察生命之源。究天人之際、慨一生玄览。锁宇宙奥秘、研生死玄关。築萬世之基、测万事万物。”

    “你创立三百六十行,如今已是在大阳间界遍地开花,你的强大毋庸置疑,只怕离仙王境界也是不远了吧?那位传话了,我们需要去阻击那些古路。”

    待自己师尊的话语说完后,屠夫不解的道:“师尊,他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居然可以活一个大世纪不死,还有,那个小屁孩,他到底是谁?为何才刚刚踏入修途就如此可怕,那石磨……”

    白衣老者听了屠夫的话,他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他连忙道:“住口,你没看到我都不敢怎么与他交谈吗?似乎他就是那个人,不要去探究他的根底,那是禁忌,他的师尊,还有他的师门,那是让人胆寒的存在。”

    看着屠夫举棋不定,白衣老者又道:

    “不过,感觉他很是跳脱,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他,为师告诉你,我的师尊曾说过,石磨的主人是万道源,也是万物源,他是终极,若是超脱出去就更加可怕了,还好,他不是我们的敌人。”

    王越体内的石磨非彼磨,它的每一条棱,每一条沟槽,都是起起伏伏的大道,它碾压万物,碾压诸天,碾压一切妖邪诡异。

    它一旦同步力量催动,完全可以把一尊造物主大帝生生磨灭成血泥。

    传说,在宇宙诞生之初,一切根源都是石磨的形态,先天符文弥漫其表。

    王越的这盘大石磨,没有人知道它的根脚,更没有人知道它是如何诞生的。

    就算是毕摩普罗的师尊那样的老岁月,他们都不知道这盘古老的石磨诞生于何时,也无人知晓它是否是人为打造的。

    有老化石曾推演猜测,说它是先天宇宙死去后凝练浓缩的未知器物,也有人反对的说过,它是后世之物去往了古远的岁月前……

    可是,在这世间,真的存在轮回吗?若是真的存在轮回?那么史前的事物来到当代,当代的事物又能否回到从前……

    砰,砰,砰……

    “哈哈……噗,你们服不服,一些老化石而已,把小爷逼急了,我催动大石磨全把你们磨灭干净。”王越也被八位恐怖存在震得喷血。

    他只是喷血、浑身残破,却没有性命之忧,再去反观另外那些存在就不同了,它们的本体都快被王越给拆了。

    毕摩普罗暴喝道:“老药师,何在?速去把他们医治一下,要是他们死了任何一个,我就把你扔给他的石磨碾压一下。”

    “是……”老药师闻声而来,颤巍巍的消失。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过去后,刘芳搀扶着王越来到村口,他们的后边跟着四男四女。

    王越艰难的转身,他看了看他们后,才又回头看着毕摩普罗,问道:“他们有名字了没?”

    毕摩普罗又是眼角抖了抖,他看着刘芳手中的阴阳八阵盘,肉痛不已。

    “这死孩子,居然拆了老夫的老巢,这下如何是好?我成了没有窝的龙了!”普罗心里暗自不爽。

    昨日那可怕的异象,他也看到了,如果自己在不动用大世香火念力的情况下,自己还真惧怕他那石磨的撕扯之力。

    看着后山仍然是烟尘弥漫,他又回想刚才那可怕的一幕。

    那恐怖的余威犹在,如果这死孩子不加以控制的话,不仅这八位废物会被磨灭,就连这方圆百里之内的事物,全都要化作虚无。

    他目前能够控制它的力量,就是如此恐怖了,那么未来的他,该是多么的可怕?

    见他问自己话,毕摩普罗居然不敢再卖关子了。

    他断然的回应道:“还没来得及呢!他们的化形是需要机缘的,既然你能够让他们化形成人,那么你就是他们的机缘,就由你给他们取名吧,也好让他们追随于你……”

    “啊……”刘芳惊叫。

    老者话还没说完呢,忽然,一位男子变成了一只大蛤蟆,它突然窜到王越身前,把刘芳吓得一下子躲到王越身后。

    “嗝……呱……主人,您就是我的新主人……以后,你可以骑着我去战斗……”癞蛤蟆口水四溅。

    王越实在是很无语,这都叫什么事?他还记得,曾经自己打死过癞蛤蟆呢!这种浑身都是疙瘩的怪物,让自己不寒而栗。

    他直接来到松树上坐着,而后点指蛤蟆道:“你是癞蛤蟆,也是蟾蜍,你们五位都是夏天比较多,那就给你们以夏为姓,你叫夏阐。”

    王越正在逐一给他们取名的时候,毕摩普罗的一张老脸,真是阴沉无比,像是中毒很深,直接黑如锅底。

    “这……唉!我……自己待了上亿年的老窝啊!就这么被掏空了……”毕摩满心忧郁。

    他看着摩崖石窟,那可是他的窝啊!

    虽然阵盘和灵虫异木都被王越洗劫一空,但是,整个摩崖石窟这座断头山,却是在缓慢的恢复中。

    王越才不管这些呢!他心里暗自得意的道:“哼……老货……这就算是做为你坑我的补偿了。”

    随后,他又接着道:“青蛇,她就叫夏青。蜈蚣,他就叫夏武。蝎子,他就叫夏谐。壁虎,她就叫夏壁。”

    给天下五毒命名完成后,他从老松树上跳了下来。

    人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见,他走到梅花树前站定。

    王越接着开口道:“而你们是苍生岁寒三友,不仅生命力顽强,又十分的耐寒,所以,你们就以东为姓氏,东松、东竹、东梅。”

    “以后,英雄不问出处,兄弟也就可以不论年龄辈分,那么,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兄弟姐妹。”王越看着这八位存在开口。

    听了王越说的这话,八位存在居然一时拿不定主意,他们相互对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像是在进行眼神交流,分秒之后,他们都异口同声的回应了王越。

    “好、好、好……我们也心甘情愿追随在你左右。”

    当王越说完话后,虚无中有特殊的规则秩序在悄无声息的震荡组合。

    它们在形成奇异的符文,烙印在这八种生物的灵魂深处,化成某种特殊的因果。

    王越给他们取名字,似乎是在冥冥之中与什么事物缔结了生命契约。

    这样的情况,对于凡尘俗世的人来说,根本就难以觉察。

    但是,对于残废村的这些老怪物们来说,就是习以为常,甚至可以说是司空见惯。

    呜呜……嗡嗡嗡……

    有轰鸣声突兀的传来,这是残废村的天空外,有垂直战斗机在嗡鸣。

    看着外界那带有卍字符的战斗机飞来,普罗当即呼喝道:“老画师醒来,该你啦,把你的画中世界打开,让他们进来。”

    砰的一声巨响,像是有棺材板砸到地上的声音。

    残废村在王越和刘芳的眼中快速变化,变为了一个排列严整的八阵图村。

    王越看着这个八阵图村的正中心,那是一个宏大的祭坛广场,上边伫立着无数的重大器物。

    有三层九枝的青铜古树,它就是传说中通向天界的古木,凡人们称它为建木,它居然也是青铜材质的。

    也有巨大如湖泊的太阳神鸟金盘,还有如山岳一般大小的青铜山河鼎,以及如断头山一般的太上八卦岁月时光炉。

    原来,这是一个巨大的奇门遁甲阵,它是包含了阴阳五行,还包含了八卦,它是以先天八种元素的天、地、雷、风、水、火、山、泽为力量变换之源。

    它以火星核为阳,再以冰星核为阴,真是好大的手笔,如此巨大的一个阵图,它居然是一个非人力所能撼动的先天法阵。

    “哇哦……好大的红宝石和大钻石啊!这就像是两个梦幻的小岛屿啊!啊?王越,你快看那把巨剑,很像你那个盒子上的剑……”刘芳一脸的财迷模样。

    她咋咋呼呼的话,自然被王越听到了,王越顺着刘芳手指的方向看去。

    看着那苍茫古朴如天柱的巨无霸之剑,他当即震惊的道:“什么样的人能够使用这样的巨剑啊?!他比摩天大楼还要巨大吧!”

    在他正感慨的时候,他的伯父王兴崇向他走来,道:“孩子,那就是我们宇皇族的无上帝剑,他是属于你的……”

    王越回头好奇的看着自己的二爹,他疑惑的问道:“二爹,你为什么就这么肯定它是我的?”

    在恍惚之间,所有人都已经跪下,这把剑是他们的希望,这个少年更是他们心中的希望。

    他的伯父张了张口,并没有说话,因为,无需他来说了。

    顷刻之间,有恐怖的大喝声响起。

    “因为您是石磨的主人,那么您就是我们要誓死追随的御帝。”

    毕摩普罗也于这个时候来到了王越身边,他以肯定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

    看了几个呼吸之后,他开口说道:“在一亿多年前,我们天工堂被迫带着你们的祖上逃离到这个蛮荒星球,布局了这漫长的岁月,就是为了等待石磨与它的主人一起出现……”

    突然,一位浑身都快腐烂的尸体出现在祭坛上,他的一双眸子带着智慧的光芒,浑身却是被死气缠绕。

    远远的看去,在他的枯骨手掌中,有一支都快要腐朽了的粗大毛笔,他用手中的毛笔在虚空中点了几下。

    而后,肉眼可以看到,八阵图村的结界散去了一个角。

    嗡、嗡、嗡……

    眨眼之间后,有九架这个时代最先进的战斗机极速而来,降落在古老的祭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