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快穿之位面养成记 > 第二百九十一章 谁游戏谁(6)
    “说吧。”

    陆挺问的倒是直接,“我想跟阮姑娘打听的是,姑娘为什么要打听两人的消息?”

    妉华说的更直接,“这两个人得罪了我,我准备找到后弄死他们。”

    陆挺的脸色却是变的很难看,一下子站起来,同时手放在刀把上,如临大敌,“你也是临王的人?”

    “不是。”妉华有兴趣了,“临王是谁?你为什么要防备临王的人?”

    陆挺盯着妉华,试图从中分辨出她说的话是真是假,“你真不是临王的人?”

    “你为什么会认为是呢?”

    陆挺手背上起的棱角平复了一些,“因为临王的人不论男女说话都跟阮姑娘一般……”他的眉头皱起,在考虑着什么,顿了好一会才说,“……不拘小节。”

    原来是找合适的词。妉华替陆挺说了,“他们,不讲礼仪,大大咧咧,自说自话,把下||流当风流。”

    陆挺看着妉华,然后重重的点了下头,“不全是。多数是。”

    “坐下说吧。你是说那两个男子也是临王的人?临王是谁?”

    陆挺再坐了下来,眼里透出了失望,“原来你不是有家人失陷在临王府。也好,你知道了临王府是怎样的异邪之地,就会有所防范了,能少一人陷落则少一人。”

    系统01在旁边急的直跳,“真吊胃口啊。”

    “临王是皇帝从民间找回的四皇子……”

    临王的名字叫陈召,从小由他的母亲一个人抚养长大。

    当年的皇帝还只是五皇子的时候,游玩到了临洲,遇到了个小门小户的女子,看她生的貌美,使了些手段,还弄了个假身份,把人娶了过来。

    这女子就是陈召的娘。

    五皇子游玩尽兴后,拍屁股走了,没有带走陈召的娘。

    他不知道当时陈召的娘已经怀孕了。

    陈召的娘只以为夫君出去经商了,一等就是许多年,直到病逝都再没见到五皇子。

    五皇子回到京城后,经历了惊险的各种宫斗,最后他这个最不可能赢的成了赢家,做了皇帝。

    十五年后,皇帝忽然想起了陈召的娘,便派人去找了。

    陈召的娘早已去世,只把陈召找了回来,看到在众皇子里最肖自己的陈召,当场封陈召为临王,封地临州。

    临州府地理偏远,荒泽地多,所以其他皇子没怎么反对。

    陈召之后回到临州,没有住进临州府城的临王府里,而是在离临州府城有六、七十里的九垣泽建了个别院,住了进去。

    九垣泽是片荒泽地,高处是荒石山,低处全是水泽泥沼。

    陈召不知从哪收罗了一批能干的手下,整治起了九垣泽。

    现在,九垣泽里已开垦出了数千亩的水田,建起了一个小城,称为九垣城。

    九垣城没有城墙,方正整洁,商铺林立,往来的商队增多,已开始繁华起来。

    九垣城一开始只是个小镇,后来扩大成了一个小城,规则还在不断地扩大中。

    陆挺对临王陈召的治城能力也很敬佩,让他心生惧意的是陈召的治人能力。

    九垣泽整治之初,向周边的城镇发出了布告,谁愿意进九垣泽开荒,荒地可以免税种五年,五年之后开出的田地归自己所有。

    一时间招去了许多人。

    后来建设九垣城又招去了一些,周边的好几个村落因此人口大减。

    进到九垣泽的人没有愿意再回到原来的村镇的,都落户在了九垣城里。

    最让陆挺蹊跷的是,临王的手下从不走出九垣城的范围,九垣城扩大到哪,他们最远到哪。

    而来往于九垣城的人,都视而不见,认为理所当然。

    陆挺推算了下,临王的手下至少有数百人,而这数百人的来历被说成是异国归民。

    说是这些人都是从北方的异国来的,他们的祖上都是大启的国民,所以会说些让人听不懂的外乡语。

    但这些人是怎么来的,没人质疑过。

    这都不关陆挺的事,他只听当故事听了。

    陆挺家里世代习武,在建阳城里开了个武馆,收入来源主要靠走镖,有时也会接一些护卫的生意。

    五个月前,他接了一趟远道押运的活,一来一回就是两个来月。

    等他回到家里,发现空无一人,武馆都关门了。

    问了问邻居,说是家里人搬到九垣城里去住了。

    陆挺无比的惊讶,他在离开之前,家里人从没有提到过要搬家,搬离建阳。

    特别是父母二人,建阳是陆家的祖地,他们常说哪好都不如自家好,死后要葬在祖坟里。

    武馆是家传下来的,建阳附近几个县里都有些名气,所以陆氏武馆从不缺前来修习武艺的弟子。

    怎么说关就关了?

    “……我问了四邻,说是先是我家小妹去九垣城看新鲜,结果一去不回,我的父母便找了去,过了一些天后,三人一起回来了,开始变卖家产,预备着搬到九垣城去。

    还是相熟的邻居们极力相劝,这才留下了武馆没有卖掉,只卖掉了不好搬运的家私,把愿意去的弟子带走、其他弟子遣散后武馆关了门。”

    陆挺满是痛惜之色,“陆氏武馆传到我这里,已是第七代了,听祖辈们说,在世局最为不安的几年武馆只是闭门修炼,没有拿下过牌匾。”

    妉华只静静的听着,没有急着往下问。

    陆挺停了好一会,叹了下气,说道,“让阮姑娘见笑了。”

    陆挺觉着此事不太对劲,没有贸然去九垣城,先是在临洲府城周围打听,打听出些诡异的事来。

    凡是去过九垣城的人,全都是说九垣城好,听到他人说一个不好的字都不行。举家搬进去的,有家人不愿意的,被带进九垣城里走一遭呆几天就会愿意了。

    这跟他家人的行为极为相似。

    但他不能不管父母妹妹。

    陆挺最后还是去了。

    九垣城里让他大开眼界,笔直平整的地面,听说是用一种叫水泥的东西铺成的,硬度堪比石头了。

    房屋都是用砖石跟水泥盖的,样式呆板难看了些,胜在整齐划一,整洁有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