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我和校花共享血条 > 第六十四章 乘风破浪的生日
    临近六月下旬的时候,周嵩很喜欢的一位导演的新片即将上映,名唤《后会有期》。

    电影还没有上映,单曲《非凡之路》就先行,风靡了大街小巷。

    周嵩一边单曲循环这首《非凡之路》,一边在网上搜了半天“大学生送女朋友什么生日礼物”,都没有找到满意的答案。

    忽然,宛若天启般,他灵光一闪,想起前阵子俩人一起逛二手家居市场的时候,看到过一顶陶瓷制的西式王冠,上面一个小十字架,里面可以点一只小蜡烛。

    “喜欢?喜欢就买吧。”周嵩见袁月苓驻足,便如此提议道。

    “不要,家里没有用的东西已经太多了。”当时,袁月苓如是说。

    拿定了主意,周嵩便出门去那家二手家居市场,把沉重的王冠搬了回来。

    袁月苓下班回来,看到这玩意儿,眼睛一亮,周嵩就知道自己赌对了。

    他左膝下跪,在袁月苓的右手上吻了一下:“My sword is yours,my Queen.”

    袁月苓的生日是6月24日,而周嵩的生日则紧随其后,是7月1日。

    “接下来形势逆转,轮到你想礼物了。”周嵩笑着说。

    “我把我自己打包装箱寄给你吧。”袁月苓托着下巴。

    “送过的东西不能重复送。”

    “呵呵哒。”

    袁月苓以天气太热为由拆掉了接的长发,周嵩觉得如果热的话,可以梳一个发髻,可终究也没有说什么。

    此时她蓬松的童花头留到脖子上:这款学生短直发中偏分斜刘海发型设计,是比较顺直的层次感发型,从侧面看是有着中学生的清纯效果的发型,两边的头发紧贴着脸颊,周嵩选择觉着还行。

    生日那天的计划也是一变再变,起初周嵩是计划高档西餐二人世界没羞没臊,后来许久没聚的胖哥说要来,自然不好拒绝他们小两口的热情,袁月苓见状,又叫上了何思蓉他们。

    唐小洁本来借故推脱,最后还是出席了。

    小朋友居然也来了,还送了袁月苓一瓶香耐尔蔚蓝香水作为生日礼物。

    不请自来的还有一个精神小伙王聪明,就这样,愣是坐满了一大桌。

    周嵩本来想在别墅里办趴体,见唐小洁不是太乐意,最后还是选择了下馆子,席间众人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余山一别,周嵩又是快一个月没有见到盼望,他俩坐在一起(范熙坐在盼望左边,袁月苓坐在周嵩右边),聊得颇为愉快。

    在所有宾客中,郁盼望是唯一空着两手来的。

    “我给你们订了一个1:1的进口花地玛圣母像,已经让人送到沙川去了。”郁盼望如是说。

    “哇哦哇哦哇哦……已经圣过了吗?”

    “嗯,让老赵圣的。”

    饭毕,王聪明这家伙提议去唱K,众人开始纷纷响应,结果郁盼望说妈妈关照了要早点回家,小朋友很想去,但是何思蓉看了看老毒物,摸着明显隆起来的肚皮面露难色,一群人散去了一半,此事便不了了之。

    周嵩提出“夕缘旅店”新出的情侣主题房间值得一试,袁月苓毫不犹豫地同意了,让周嵩颇感意外。

    俩人拜托唐小洁把堆积如山的礼物先带回沙川。

    房间很大,有各种灯光效果可以调节,宣传的各类设施崭新且一应齐全。

    一进房间,周嵩就大呼物超所值,一头扑倒在心形的大床上。

    他这才知道,所谓的水床,是真的在床里灌满了液体,躺上去就陷下去一半,既柔软又清凉,感觉自己要化掉了。

    ……

    “历史,等我们结婚了,也买这种水床吧。”

    “冬天怎么办?”

    “好像有的水床有加热系统。”

    “电费怎么办?”

    “……不差钱。”

    一边抬着杠,一边抬起头来,周嵩见到袁月苓换上的衣服,整个人都惊呆了。

    “Holy……”

    那是自己高中时代的一套女生校服,上身是由粉色和白色组成的短袖运动衫,下身是相同色调的九分运动长裤,脚踩一双白色帆布鞋。

    “你是从哪……”

    “知道你的高中,网上查资料,然后马云买的。”袁月苓微笑着,一只手微微提了提裤腿,镂空的夏季短袜就从鞋帮和裤腿中间露出一抹白来:“本来想搭运动鞋的,不过泡水容易坏,舍不得。”

    “泡水?”周嵩DNA动了。

    袁月苓朝玻璃墙浴室里的双人按摩泡泡浴冲浪浴缸甩了甩头。

    “你这是有备而来啊。”周嵩说着,扑了上去。

    ……

    ……

    落地音箱里响起悠扬的歌声,微醺的周嵩搂着袁月苓,随着节奏笨拙地起舞。

    “哎呀,笨蛋,你又踩到我脚了!”

    “没事,鞋不就是用来踩的?”

    “才不是吧?……”

    周嵩随着音箱哼唱起来。

    “你不听那东家长,你不说那西家短,不会对那邻居家,产生什么妒忌心而我不沾花惹草,我想大概我不会,也许可能我不会,可能也许我不会。

    “只有喝一杯,我才敢说,我不会记得说过了什么,明天起床后,我努力工作,没有尊严也没什么……

    “等我到了晚年,你不能比我早死,不能死在我前面,哪怕仅仅晚一天,就是晚一天也好,不许你比我早死。在我临终时,请你握着我的手,请你握着我的手,请你握着我的,手……”

    “好,好。”袁月苓眼中带笑,握紧了周嵩的手。

    浴缸里的水放满了,周嵩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

    “烫吗?”周嵩问她。

    袁月苓摇了摇头。

    全副武装的少女被放入了水中。

    ……

    “怎么样,双人的就是比家里的单人好很多吧?”

    “是啊。”

    一小时后,俩人终于玩够了水,袁月苓也不换掉湿衣裤,穿着湿鞋袜就这么跳上床,拿两副手铐把周嵩铐在床头。

    “哪来的手铐啊!”

    “上次驱魔盼望留下来的。”

    “嚯!你你你吃错药了,这都是从哪儿学来的!”周嵩佯装用力挣扎。

    “你就说喜欢不喜欢吧?”

    其实周嵩不太喜欢“被”这么做,不过……

    “你过生日,我通力合作。”

    本该完美的夜晚,却被袁月苓中途不期而至的“那个”所打断,周嵩还得半夜出门去便利店给她买夜用型。

    “狗子,对不起。”是夜,袁月苓躺在周嵩的怀里说。

    “说什么傻话呢,”周嵩温柔地吻着她:“我爱你到永远。”

    “可哪儿有什么永远……”袁月苓下意识回答道。

    “?”

    “没,没什么,”袁月苓抱紧了他:“我也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