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淼替顾乔乔打抱不平:“虽然她是最后一名考进来的,但能在数学英语都零分的情况下还能进来我们学校,说明其余几科她几乎是满分。”这是多少人都做不到的啊。

    所以说,顾乔乔身上还是有闪光点的。

    宋柯沐抿唇,他当然知道啊,看到顾乔乔成绩单的时候就知道了。哼唧,他就是觉得顾乔乔是学渣,怎么了?

    别人能发现她的闪光点,就不允许别人发现她的缺点吗?

    眼看着许淼要把月饼收回去,宋柯沐长手一捞,把面前的几个月饼全部捞进课桌里面。面无表情的继续写试题,高冷人设没有崩。

    中秋过后,天气越来越冷,在大部分学生家长开车接送孩子上下学时,他的父母给他买了幅手套围脖,让他骑自行车回家…

    据说是为了锻炼他的身体。

    那天放学,宋柯沐推着自行车准备回家,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笑声。回头去看,顾乔乔站在不远处,挥舞着双手冲他笑。

    宋柯沐血液凝固,呆愣愣地看着顾乔乔,不知作何反应。半晌,才扯扯嘴角,努力勾出一抹笑。还在思量着要怎么打招呼,顾乔乔就一路小跑过来。

    “爸……”顾乔乔雀跃地喊着,宋柯沐那声:“小明同学。“生生憋在喉间,险些内伤。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顾乔乔与自己擦肩而过。

    原来是顾乔乔她爸来接她回家,而他却自作多情以为顾乔乔是和自己打招呼。

    在学校一向是女生们的焦点,从来都是别人主动和他搭讪。这一次顾乔乔从他身旁经过居然都能无视他,宋柯沐摸着自己光滑的脸蛋,再一次受到爆击。

    他悲愤地跨上自行车,准备光速离开现场。

    哪知转角不知从哪窜出来另一俩自行车,两人撞在一起。

    宋柯沐第一时间用书包捂住自己的脸,恍惚间听到顾乔乔他爸问:“那边怎么了?”

    顾乔乔打开车门,习以为常道:“虽然这是重点高中,但飞车党也不少,估摸着是出来装逼,结果失败了吧。”这句话伴随着关车门的声音结束。

    飞车党……装逼失败……

    宋柯沐脑子里不断重复这两个词,一口老血快要喷出来。

    不过庆幸的是,至少顾乔乔不知道摔倒的是他。

    第二天,宋柯沐下巴和手肘的位置贴着创可贴,许淼的额头鼻子也贴了创可贴,两人坐在一起,说不出的和谐,在班上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许淼挠着后脑勺,嘿嘿地笑:“柯沐啊,昨天真对不起,我光顾着要和小明打招呼,没看到你。”昨天把宋柯沐撞的底朝天的就是许淼。

    宋柯沐一张嘴就会扯到下巴的伤口,疼得他直冒冷汗。他没说话,递给许淼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拿出习题册开始做题。

    好吧,要是时间重来,他依然会选择被撞,能少一次顾乔乔被搭讪的机会就少一次。

    这学期的时间过得特别快,仿佛没见过顾乔乔几次就到期末了。

    考试结束那天,宋柯沐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看见顾乔乔。那时顾乔乔正吃着大白兔奶糖,头上的耳罩也是毛茸茸的兔子耳朵。她皮肤白皙,像只真正的小白兔。

    “怎么办,这次英语又挂科,回去我爸会揍我的。”少女正在为自己的成绩苦恼。“你说英语到底是谁发明的,干嘛非得把简单的英文字母凑成一长串,谁记得住啊。”

    她同学安慰她:“就是,简直折磨人。”

    宋柯沐笑了笑,语文还有很多拼音呢,她们又是怎么记住的。冬天的风特别大,宋柯沐站在风口,只把围巾裹紧了,没有离开的意思。

    顾乔乔继续抱怨:“还有数学,分明是简单的数字,却要组成复杂的公式。我一看到那些公式脑袋就大,简直怀疑人生。”

    一直等到顾乔乔的家长把她接走,那些啼笑皆非的挂科理由才停下。宋柯沐发现自己站在风口,脚被冻僵,脸上还一直挂着笑。

    路过的许淼以为宋柯沐被风吹成面瘫,吓得一把抱住宋柯沐,把他扔到自行车后面,狂踩自行车送宋柯沐回家。

    宋柯沐特地开了个微博小号,此时的他拍过几个小广告,已经有点名气,大号由公司管理着,无法自由发博。他把观察到的顾乔乔的小细节全都记录上去。

    比如顾乔乔爱吃大白兔奶糖,比如顾乔乔怕冷却从不带围脖和手套。以及顾乔乔真的很讨厌数学和英语,同时又想找人辅导她。比如顾乔乔很爱吃校门口小吃街的云吞,几乎每天都会去吃。

    这些小细节,恐怕顾乔乔自己都不知道。

    这年寒假,宋柯沐从未如此急切的盼望着开学。每过完一天,他就在日历上画一个圈圈。随着圈圈的数量越来越多,他的心情越来越澎湃。

    开学前三天,许淼打电话给宋柯沐,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做头发。

    “你是女生吗?为什么要电头发?”隔着电话,宋柯沐就表达了自己对这件事没兴趣。有那时间,不如在家多做两套习题。

    许淼性子急,听到宋柯沐这么说,便解释:“你不懂,现在的女孩子就喜欢电发的男生,因为像漫画人物。虽然你已经是男神了,但你依然可以变更帅。”

    对许淼来说,只要能讨女孩子欢心的事,他都为之向往。

    宋柯沐再次拒绝:“不去。”

    “好吧,那我只能陪小明和她同学一起去了。虽然两女一男会尴尬,不过忍一忍就过去了。”许淼自顾自地说着,随即挂了电话。

    “小明”两个字成功挑动宋柯沐的神经,他迅速拨通许淼的号码:“我去。”

    许淼报了地址,宋柯沐把电话合上。踉跄地跑到衣柜面前,把他妈从国外买的衬衣穿上,配了件浅灰色的毛衣。又觉得色调不明显,换了件棕色的毛衣套上。

    来来回回试了好几件,最终换回浅灰色的毛衣,外面是黑色的长款大衣。头发也特地用他老爸的定型水做了发型,看着镜中的自己很是满意,随即才出门。

    从门口坐公车,转三次车,两小时后才到达目的地。

    大老远就看见许淼跑过来:“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身后跟了个可爱的女生,宋柯沐认得,是顾乔乔的同桌。

    “我妈让我换发型。”宋柯沐漫不经心地回应,目光绕过许淼看向后面,寻找顾乔乔的身影。

    看了好一会儿,没看见顾乔乔。

    “你居然会听阿姨的意见?”许淼不可置信的看着宋柯沐,他不是向来很有主见,不听家长的话的吗?

    宋柯沐收回目光,淡淡道:“不行?”又看了眼身旁的女生,假装不经意地提道:“只身和许淼出来,很有勇气。”

    “有你这样诋毁同桌的吗?”许淼跳起来。

    “本来是约了明明的,不过她家里临时有事回去了。”在宋柯沐面前,女生说话怯生生的,也不敢看他的眼睛。

    原来是这样,宋柯沐眸中闪过失落。接下来一整天都没什么性质,即便电完头发后许淼把他夸的惊为天人,他也只是淡然一笑。

    开学四月份,宋柯沐才见到顾乔乔。

    许淼发现宋柯沐最近很闲,闲到可以陪他去二楼找人。许淼朋友多,高一的小女生特别喜欢他,许淼也会经常去二楼找人玩。

    “怕你把孩子们带入歧途。”宋柯沐双手抱胸,靠在栏杆上。许淼拿了礼物送给小学妹们,他们玩得正欢。

    宋柯沐选了显眼的位置,想起许淼说他电了头发之后变好看了,便假装撩头发。路过的女生捂脸惊呼,宋柯沐觉得自己很成功。

    可惜顾乔乔看不到,她正对着英语试卷奋笔疾书,外面发生什么根本不知道。

    好不容易等顾乔乔抬头,宋柯沐立即恢复帅气的姿势。

    “柯沐,走了!”许淼大喊一声,挡在宋柯沐面前,把他往楼上拽。

    就这么,整整一年,宋柯沐都没能引起顾乔乔的注意力。

    高三时,班上的氛围开始压抑起来。爱玩的许淼也收起性子,每日沉浸在习题当中。在紧张的复习阶段,宋柯沐开始没那么想顾乔乔了。

    一模结束后,大家才松了一口气。中午宋柯沐没胃口吃饭,想起顾乔乔爱去的云吞店,他毫不犹豫地往校门口走去。

    云吞店很热闹,老板娘笑声很爽朗,宋柯沐安静地坐在角落,忽然觉得自己的日子很无趣。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绪,过于冷静,过于冷淡,对什么都没兴趣,也没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生活中唯一一点乐趣来自许淼。

    但在这的人,说说笑笑,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才是青春。

    他还在晃神,老板娘喊他:“小帅哥,你的云吞好了,自己过来端哦。”店里很忙的时候都是客人自己端。

    “好。”宋柯沐起身。

    云吞很烫,碗里冒着热腾腾的白气,不夸张的说,这白气可以遮挡人的视线。

    宋柯沐走得小心翼翼的,眼看着就要回到座位,他的后背忽然被撞了一下。猝不及防的一撞,把宋柯沐手里的云吞撞飞出去。

    随着“哐啷”一声,碗碎了,云吞洒了一地。他的手掌也被烫伤,不由得火大,正要骂人,就听见拿到熟悉的清脆嗓音。

    那声音,隔了将近一个月才再次听见。宋柯沐脑袋发闷,忘了手上的痛。怔怔的,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从哪边转身。

    只听见顾乔乔在喊:“哎呀,你这人怎么这么浪费!”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是宋影帝的视觉,微博八年的时间线,从以前到未来

    蠢作者在老家条件不允许,红包等回去后再发

    爱你们……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