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乔乔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可身子发酸,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特别是到了换歌的时候,大家是最热闹的,走来走去很容易看到她和宋柯沐之间的举动。

    她悄咪咪的伸手,在宋柯沐的腰间捏了一下。

    宋柯沐防不设防,下意识缩了一下。顾乔乔趁这个机会,咻一下站起来,心虚的对着空气喊了声:“我去上厕所。”

    说完就逃也似的出去了。

    秦升见状也赶紧起身要出去,正在唱歌的连温凡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秦升:“哎,我记得这首是你的歌吧?赶紧唱。”拦着秦升不让他走。

    宋柯沐一脸平静的喝完一杯酒,也起身,对着空气说:“我去洗手间。”

    空气:???

    顾乔乔躲在厕所外面喘气,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即便所有人都知道两人的关系,可顾乔乔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

    她早就该想到宋柯沐会这么做的,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正如他们刚确定在一起时,宋柯沐不也成天拉着她的小手到处晃悠么。

    高中时的顾乔乔有着齐刘海,皮肤白白的,学校的人都叫她小乔,暗恋她的人可以绕教室一圈,追她的人也能绕讲台一圈。

    宋柯沐比她大一年级,楼层也不一样。顾乔乔从未对宋柯沐说过自己被人追的事,因为她觉得没必要。

    某天放学,顾乔乔被数学课代表挡在座位上表白。

    “我知道你每天来问我数学问题是借口,其实是为了接近我。虽然现在学习很重要,但我觉得谈恋爱也没关系,我也喜欢你。”课代表那叫一个霸气,顾乔乔当场懵逼。

    哈?可她真的只是问数学问题而已啊。

    “你可能误会了,我……”顾乔乔要解释。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课代表打断顾乔乔的话,“你放心,我不会让老师知道的。”

    顾乔乔:“……”

    课代表就学习问题出发,一路畅想到两人的美好未来,甚至连孩子的名字以及未来的职业都已经想好了。

    顾乔乔脸上的微笑已经保持不了了,心里在想,宋柯沐今天怎么这么慢才下来。

    “你语文好,我数学好,两者结合,我们的孩子一定是个天才,他……”激昂的课代表话说到一半,目光复杂的看着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宋柯沐,后面的话憋在嗓子里,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宋柯沐双手抱胸,白色衬衣在橘黄色的夕阳中发光,影子从窗户投进来,落在顾乔乔的身上。黑色背带背在肩膀上,若隐若现的胸肌令人移不开视线。

    他带着与生俱来的高傲,瞥了课代表一眼,说:“期末成绩排不上年级前十的人没资格谈恋爱。”

    排名年级第十一名的课代表掩面而去……

    那天,顾乔乔被宋柯沐拉到学校的某个角落狠狠亲了一番,她是红肿着嘴唇回宿舍的。

    只要一想起那次的经历,顾乔乔就觉得自己的嘴唇在瑟瑟发抖。

    她转身,要冲进厕所洗脸,估计是刚才太紧张,居然充错方向,一头栽进刚出来的宋柯沐身上。可以说是非常尴尬了,顾乔乔抵着他的胸口都不敢动。

    胸膛轻轻震动,是宋柯沐无情的嘲笑。

    “心虚?”是他不怀好意的声音。

    顾乔乔抬头要解释,谁料宋柯沐就在这等着她。还没看清宋柯沐的模样,自己的唇已经被堵住,某人带着侵略性的进攻。

    熟悉的气息和温度闯进鼻腔,顾乔乔“唔……”了一声,随即所有的一切都被宋柯沐吞噬。

    走道的灯光昏暗,偶尔会有一束束的灯光一闪而过。包间里鬼哭狼嚎的唱歌声会溜出来,也有喝醉酒的人跌跌撞撞的跑去男厕所。路过两人身边时会稍微停顿下,随即又发出“我懂的”的笑声。

    好似在这种地方亲亲是很正常的。

    宋柯沐往前一步,推得顾乔乔不得不靠在墙壁上。他一只手放在顾乔乔的后背,防止顾乔乔撞伤。他的亲吻热烈霸道,每啃咬一下,顾乔乔就觉得自己体内的氧气被抽走一些。

    到后面顾乔乔觉得自己脑袋发昏,身子全然没了力气,只能依附在宋柯沐身上,以他当自己的支撑点。

    宋柯沐这才松开顾乔乔,抵着她的额头,微微喘气:“以后不许和别人男人走太近,听话。”

    顾乔乔迷糊的点头。

    听到有人停下脚步的声音,顾乔乔和宋柯沐同时侧头去看。

    秦升呆若木鸡的站在他们面前,嘴巴微张,一脸的不可置信。手指在空中颤抖着,嘴里嗫嚅半天,就只有一个字:“你……你……”老半天才发出下一个音节:“你们……”

    此时已经不是暴击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宋柯沐把顾乔乔往自己怀里揽,挑衅的看着秦升:“我们怎么了?没见过谈恋爱的么?”那模样实在欠扁,可他是宋影帝,没人敢扁他。

    “羡慕吗?”宋柯沐又补充一句。

    秦升:“……”

    羡慕个鬼哦!他是嫉妒!嫉妒使他长胖!

    秦升转移目光看着顾乔乔,等待她的回答。顾乔乔眨巴眼睛,害羞的把脸埋进宋柯沐的怀里,要多小鸟依人就多依人。

    秦升掩面而逃。

    “见到没有,这就是惹我的下场。”等秦升一走,宋柯沐又咬住顾乔乔的耳垂。看着她的耳垂慢慢变红,特别有成就感。

    顾乔乔不想说话。

    宋柯沐就不给她说话的时间。

    回到包间时是气氛最浓厚的时候,秦升搂着连温凡在唱伤感情歌,顾乔乔看到他差点哭了。其余人三三两两坐在一起,不是聊八卦就是聊工作,很是热闹。

    自己融入不进去,只能继续坐在角落玩手机。宋柯沐若无其事的坐在顾乔乔身边,时不时在背后挠一下顾乔乔。

    顾乔乔咬牙,真想揍人。

    “哼,难道只有你一个人会吃醋吗?”顾乔乔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手机屏幕发出微弱的灯光,将她手指照的越发白皙。她也报复性的用高跟鞋踩了宋柯沐的脚:“苏岩的事还没找你算账呢。”

    她不生气归不生气,却不代表不要解释。

    虽然庞林帮她打脸,但毕竟不是宋柯沐亲自开口,苏岩依然对宋柯沐怀有幻想。只要她还有幻想,就会不停接近宋柯沐。

    顾乔乔又不是圣母,怎么可能一直容忍对自己老公有非分之想的女人存在?

    看她气呼呼的模样,宋柯沐很想笑。他是故意不发微博的,因为顾乔乔每次都无所谓的样子,让宋柯沐开始怀疑自己,怀疑在顾乔乔心中他没那么重要。

    这些年来宋柯沐和苏岩的合作大大小小,关于苏岩喜欢他的传闻也不少。每次满心期待的等着顾乔乔生气,等着回去跪搓衣板,可迎接他的是顾乔乔的笑脸,以及热腾腾的……外卖。

    许是对自己太过自信,也许是对他不够上心,顾乔乔从没抱怨过苏岩的事情。时间久了,宋柯沐居然生出一种危机感。

    是以,这次苏岩找人发绯闻,宋柯沐犹豫许久,没有理会苏岩。

    这时候居然还在笑?顾乔乔扑捉到宋柯沐眸子里的笑意,蹭一下火冒三丈:“怎么?大美女对你有意思,你很开心是不是?”

    暗搓搓观察两人的秦升在看到顾乔乔凶神恶煞的表情后,吓得一个哆嗦,再次搂住连温凡,鬼哭狼嚎的唱情歌。

    顾乔乔气得想喝酒,宋柯沐躲过她手中的酒杯,将酒一饮而尽,随即给顾乔乔倒果汁。

    在吵闹的氛围中,宋柯沐的声音特别清晰,他说:“不开心,听到你吃醋就开心。”说话时散发着淡淡的酒气,将人迷得七荤八素。

    顾乔乔半晌说不出话来,假装喝果汁。莫名的觉得杯里的果汁甜到腻人,却依然比不过宋柯沐那句话来的甜。

    当天晚上,准备找人发下一轮绯闻的苏岩发现,自己被宋柯沐取关了!

    苏岩立即私信给宋柯沐,但信息一直显示是未读。直到三天后,宋柯沐才回复她:“我老婆说了,杜绝跟我有过任何绯闻的女人出现在我的关注列表。”

    苏岩瞪大眼睛,半天都没办法从“老婆”那两个字中回神。

    宋柯沐居然有老婆?开玩笑吗?她记得两年前跟宋柯沐拍戏时就有过假装无意的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当时宋柯沐的回答是没有。

    这两年间,苏岩一直在观察宋柯沐,他待的地方无非就是剧组和公寓,哪来的时间谈恋爱?更没有时间结婚啊!

    苏岩有个大胆的想法,顾乔乔就是宋柯沐的老婆!

    可再想到庞林发的澄清微博,她就否认了这个想法。不可能的,两人只合作过一部电影而已,不可能结婚。

    此时,拿着宋柯沐手机的顾乔乔开心的哼小曲。“所以你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没有女朋友?”

    她晃悠着雪白的小脚,一张嘴就能吃到宋柯沐切好的水果丁,比小公举的待遇还要好。

    宋柯沐慢条斯理的削苹果皮,“嗯。”这个回答可以说是非常老实了。

    趁顾乔乔还没掐自己,他忙不迭补充一句:“我只有老婆,哪有女朋友!”

    ……

    第一次参加真人秀的顾乔乔很是紧张,全程捏着林晓的手臂进去的摄影棚。没想到苏岩也是嘉宾。

    两人见面,气氛十分微妙。

    苏岩作为圈内老人,人脉很广,三两句就更节目的常驻嘉宾聊起来。顾乔乔也有人搭话,只是大家的话题比较客套。

    “淡定,就只是玩几个游戏而已,导演组也不会安排你跟苏岩一组的。”林晓和顾乔乔咬耳朵。

    顾乔乔观察了下,今天来的嘉宾有三个人,她和苏岩,以及一个新晋的小鲜肉。但节目却迟迟不开始,最后导演才说:“宋影帝怎么还没来?”

    听到宋影帝三个字的时候,顾乔乔的心咯噔一下,下意识的看向门外。苏岩也是不可思议的表情。整个娱乐圈,姓宋的影帝只有宋柯沐,所以导演说的是宋柯沐?

    他们讶异的是,宋柯沐居然会来参加综艺节目。顾乔乔也很是惊讶,宋柯沐根本没跟她说过这件事。

    一旁的苏岩看着顾乔乔,心想宋柯沐不可能是因为顾乔乔而来的,那么……苏岩又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难不成宋影帝是冲着她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顾乔乔:唔……恕我直言,你该去看看脑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