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乔乔嫌围巾太丑,扯了两下,却又舍不得扯掉,只能一边嫌弃的说道:“这么丑的围巾也只有我这种小仙女才能驾驭得住,你戴肯定不行,那我就大发慈悲,收留它吧。”

    整个冬天,顾乔乔都围着这条围巾,根本不管搭不搭的问题。

    第二年天气变暖时,顾乔乔还多戴了半个多月。她班上的同学一度以为顾乔乔学习太用功,把脑子学坏了。

    宋柯沐让顾乔乔把围巾摘了,顾乔乔怕自己摘了之后会不记得放哪。宋柯沐差点没气笑,放学后给顾乔乔送了纸条。

    “大胆的放起来吧,要是不见了,明年冬天我重新织一条给你。”

    顾乔乔对着纸条发呆一晚上,第二天给宋柯沐回纸条:“是不是每年都给织啊?能凑一条彩虹色不?”

    宋柯沐没回复,不过此后的每年,顾乔乔都能收到不同颜色的围巾。

    今年第七年,彩虹完成了。顾乔乔说:“那明年你给我织一件五彩毛衣吧,穿出去多拉风。”

    宋柯沐:“……”

    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好。”

    休息几天,顾乔乔又奔赴下一个剧组,剧组不在本地。宋柯沐每天望着对面人走楼空的拍摄地点,捶胸顿足。

    妈的,早知道乔乔只拍不到一个月时间,他也不在这了。

    周姐推了推眼睛,同情的看着宋柯沐。

    新剧是古装剧,顾乔乔出道来演的几乎都是都市剧,是以对古装剧不是很熟悉。好在导演比较好说话,让顾乔乔少了顾虑。

    不过顾乔乔没想到男一号居然是连温凡。

    “大歌星,你怎么放着自己的铁饭碗不端,来和我们抢饭吃啊。”顾乔乔调侃他。

    此时两人在酒店楼下吃饭,周围都是工作人员,所以没有乔装,都是私底下的打扮。

    连温凡把菜转到顾乔乔面前,喝了一口热茶,整个人都很惬意。他狡黠一笑,看着顾乔乔:“你要是有兴趣,也可以抢我的饭碗。”

    这些年连温凡稳坐乐坛的地位,实在觉得无聊。恰好又有人给他寄剧本,问他是否考虑跨行发现。

    在此之前连温凡也客串过不少角色,三年前顾乔乔和宋柯沐主要的电影里他就是个路人。但真正挑大梁当男主角,连温凡还是第一次。

    他原本想拒绝,多嘴问了句女一号是谁,得知是顾乔乔后,连温凡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你面前唱两首,你先看看我有没有潜质。”说着,顾乔乔开始清喉咙,准备开唱。

    连温凡吓得双手一起摇摆:“别!我觉得你安静下来挺不错的。”

    就顾乔乔那五音不全的嗓音,连温凡只要脑补下就觉得双腿发软。

    他赶紧转移注意力,问顾乔乔:“这次你和我演对手戏,宋柯沐知道吗?”脸上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

    顾乔乔白了他一眼:“知道啊,有什么问题?”来之前就说过了,宋柯沐也没什么反应,就让她照顾好自己。

    连温凡似笑非笑:“没什么。”

    看的笑得不怀好意,顾乔乔总觉得没好事。但又从连温凡那问不出什么,只能作罢。

    而此时正在剧组吃个饭的宋柯沐收到连温凡的微信信息,他发了张跟顾乔乔一起吃饭的照片,顾乔乔脸上挂着笑容,似乎很愉快。

    “吧嗒”一声,筷子被宋柯沐折断。

    一旁的男二号:“……”

    妈妈,这里好可怕,好想回家。

    “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最喜欢到处炫耀自己和女生吃饭的照片吗?[微笑]”

    宋柯沐打字的力度之大,看得周姐一度以为他会把手机屏幕捏碎。

    连温凡:“不知道[可爱]”

    宋柯沐:“你这种单身狗[微笑]”

    连温凡:“……”

    好气哦,可是还是要在顾乔乔面前保持微笑。连温凡咬着牙把手机放回口袋,决定不再和宋柯沐聊天。

    吃完饭后顾乔乔回自己的房间,门刚关上,宋柯沐的电话就进来了。

    “老公么么哒~”顾乔乔肉麻的喊了声。

    电话那头的宋柯沐还在休息室,他看了眼旁边的工作人员,起身走到窗户边。刚才还一本正经的脸,此刻立即笑成一朵向日葵。

    “么么哒~”

    这种肉麻的话从宋柯沐嘴里说出来,实在是……清新脱俗啊……

    “今天这么早收工?”顾乔乔把鞋子外套什么的脱掉,看了眼时间,下午五点多,平时剧组都是**点才放人的。

    她蹲在行李箱面前,考虑着要不要早点洗洗睡觉,养足精神明天拍第一场戏。

    宋柯沐看着南边的方向,那是顾乔乔的方向。他点点头:“嗯,今天戏少。”

    顾乔乔说:“那就早点回家哦,记得要吃晚饭,冰箱有面条和饺子,也有肉类和牛扒,我全都准备好了的。”

    鉴于上次的情况,这次走之前她特地去了趟超市,把便捷的食材都打包回家,冰箱被塞得满满的。

    如果她不说,宋柯沐肯定不知道。

    因为顾乔乔不在的时候,宋柯沐极少在家吃饭。他不喜欢一回到家冷冰冰的氛围,我不喜欢耳边没有某人叽叽喳喳的声音。

    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没人像八爪鱼一样搂着他,嘴里嘟囔着冷。

    没有顾乔乔的地方,就不算是家。

    “有听我讲话吗?”思绪被顾乔乔的声音拉回来,宋柯沐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什么时候回来?”他又问。

    顾乔乔没好气的笑了笑:“学神你傻了吗?这部戏至少要拍到春节,而我进组还不到一周呢。”从高中开始,顾乔乔就喜欢叫他学神,这些年都没变过。

    宋柯沐没笑,踱两步靠在窗户框边,说:“可我觉得你进组很久很久了。”

    顾乔乔一愣,不知道说什么。

    以前宋柯沐在外地拍戏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宋柯沐前脚刚走,她后脚就给他打电话,说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她想宋柯沐想得要发疯。

    那时候宋柯沐怎么回答她的?

    乖,我每星期请一次假回来看你,你在学校乖乖的。

    然后每天晚上都会给她发视频聊天。

    有时候宋柯沐拍戏拍到半夜,以为顾乔乔睡着了就没发,第二天顾乔乔就气得变成小松鼠。后来不管多忙,宋柯沐每晚九点多都会准时和顾乔乔视频。

    这个习惯延续到顾乔乔大四,她开始忙碌起来,两人见面和通话的时间就越来越少。

    现在情况居然调转过来了。

    宋柯沐委屈巴巴的,等着顾乔乔给她一个交代。

    顾乔乔:“要不我后天请假回去看你吧。”

    “不用。”宋柯沐说,想归想,“现在是你事业的上升期,我不想你因为其他事而影响工作。”

    “可这不是其他事。”顾乔乔斩钉截铁的说,“不和你分开,是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清脆的声音带着无限的坚定。

    宋柯沐换了个手拿电话,从透明的窗户玻璃中,看到自己的嘴角上扬,眸子里洋溢着温暖的光。

    伸手敲了敲玻璃,听到清脆的回声,他才开口:“乖,忍一忍,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好似刚才说想对方的是顾乔乔一样。

    顾乔乔望着眼前的衣服发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咬牙说道:“我又没说想你!”

    “可我想你。”

    论起不要脸什么的,宋柯沐可是天下第一。

    “好了,今天打电话给你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宋柯沐回归正题。

    顾乔乔立马收回自己的白眼,正了正脸色,认真的问宋柯沐:“什么事?”她的心悬着,以为是跟莫东升有关的事情。

    顿了下,宋柯沐严肃的说道:“以后不是拍戏的时候不许和连温凡单独待在一起,特别是吃饭的时候。”

    “哈”顾乔乔懵逼。

    “我会吃醋的!”某人的口气依然一本正经。

    顾乔乔:“……”

    “宋柯沐你是三岁小孩吗?这都要吃醋?”

    宋柯沐摇头:“不。”音调提高不少,显然不喜欢顾乔乔这么说他。他回复平日里高冷傲娇的口气,说:“我四岁半了,可以喝醋。”

    ……

    为了不让宋四岁半的健康着想,让他少吃醋,顾乔乔尽量不和连温凡有单独相处的时间。

    连温凡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给宋柯沐发信息质问他。

    宋柯沐直接甩语音,口气嘚瑟的不行:“我家媳妇儿说了,不舍得让我吃醋,你有意见么?”

    连温凡听了想打人,特么有媳妇了不起啊!

    然后等一等……为什么他觉得宋柯沐的语音中有熟悉的背景音乐?

    作者有话要说:宋柯沐:大家好,我叫宋柯沐,今年四岁半(悄悄话:其实已经五岁了),我的特长是吃醋,是个醋坛子。爱好是气人,气那些让我吃醋的坏人(可爱脸)

    你们有没有爱上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