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LOL:你管这叫混子啊 > 第240章 什么叫游走型Doinb啊!——(三合一)
    设备调试好之后,进入BP阶段。

    这一场EDG在红色方,而RW在蓝色方。

    很快,两边阵容确定下来:

    EDG:上单纳尔,打野猪妹,中单沙皇,ADC维鲁斯,辅助巴德。

    RW:上单奥恩,打野皇子,中单瑞兹,ADC霞,辅助洛。

    看到这两边的阵容,娃娃解说道:

    “这场魔神是拿出了巴德辅助,这英雄其实主要是打控制,本身没有太多伤害,那应该是比较信任队友了。”

    米勒:“在之前的德玛西亚杯上,魔神不在的情况下,EDG拿到了冠军,证明其他人的进步还是挺明显的,现在也不是只有魔神才能凯瑞比赛。”

    进入比赛画面,两边粉丝都喊了一边加油。

    这一场墨白一级就开始带着队友搞事情。

    “来这边集合,我们入侵一波。”墨白ping了中路下方的河道草丛。

    于是EDG众人跟着墨白的巴德往中路走。

    一起蹲到了河道草丛里。

    这把对面打野是皇子,蓝色方皇子肯定是红开。

    而且有可能两级来下路搞事情。

    墨白就反其道而行之,我一级就来找你的麻烦。

    皇子这英雄被设计师连续砍了几刀之后,刷野非常伤,如果一级被反的野会无比难受。

    RW这边倒是有所准备,河道和下路三角草都有人站岗。

    然而EDG这边是在等BUFF刷新,想要趁着皇子打BUFF的时候再过去。

    上路阿光的纳尔先回程去上路对线。

    而剩下的人则是在BUFF即将刷新的时候,往对面红BUFF处走。

    墨白选择一级点Q技能。

    这巴德的Q技能具有穿透的效果,命中一个目标之后会穿透对方。

    如果穿透之后,又命中了第二个目标,那两个目标都会被眩晕。

    如果穿透之后命中的是墙壁,那第一个目标也会被眩晕。

    这算是一个神技了,无论是开团还是反手,只要用得好,都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巴德的带领下,EDG众人很快来到对面红BUFF。

    和墨白想的一样,对面这下路正在帮忙打红。

    看到EDG四个人冲上来,RW这边只能选择后撤。

    霞和洛一起往后下路二塔的方向走。

    “看我的位置,我准备先手了。”墨白给对面下路一个击杀标记。

    然后在对面拐弯,互相失去视野的时候,突然一发Q闪!

    这Q闪准确命中霞和洛,两人被控住。

    厂长的猪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级点Q技能,一头撞上去。

    其他人则是跟上来输出。

    这霞和洛双双交出闪现。

    然而被集火的洛血量已经不多了,霞急忙给个治疗。

    zet见状,直接交出闪现跟上,韦鲁斯平A接E技能减速,然后再跟一发平A,直接拿下洛的人头。

    拿下一血之后,墨白和zet回头帮厂长拿下红BUFF,然后直接往下路走。

    娃娃见状解说道:“能够感觉到魔神这巴德熟练度挺高的,这波卡视野Q闪,让对面下路双人组一点准备都没有。”

    米勒:“巴德这英雄在我印象里对线能力挺弱的,主要是靠游走,不过这把EDG下路拿到了一血,应该会舒服很多。”

    此时,RW这边,虽然被拿下一血,但他们下路士气倒是没怎么受到影响。

    司马老贼还是一副面瘫的表情,毫无波动。

    只见辅助Killula说道:“他们下路没闪现,等会两级我直接上去开。”

    司马老贼:“嗯。”

    Killula倒是已经习惯了和司马老贼这种交流方式。

    基本上你和他交流,能得到的回答会非常简短。

    霞和洛前期对线能力很强,相比之下,韦鲁斯和巴德的组合就要弱很多。

    如果是拉开打,慢慢打消耗,那维鲁斯还挺强的。

    但是一旦被霞洛近身控住打一波,根本没办法还手。

    现在双方下路四个人都没有闪现,对RW来说反而是好事。

    很快,霞复活之后回到下路,两边开始正常对线。

    不过霞已经漏掉了将近一波兵线的经验。

    所以他们这下路主动出击的计划,可能要延后。

    而EDG这边,zet的维鲁斯有意控着兵线。

    墨白指挥道:“你等我控住人再出Q,不要随便放技能,控制蓝量。”

    zet听头应道:“好。”

    维鲁斯在下路对线的能力,上下限拉得很开。

    强还是弱,主要看Q技能命中率。

    如果你Q技能命中率很高,那打谁都可以打出优势。

    但如果你Q技能命中率很低,这英雄比EZ强不到哪去。

    而墨白如果先控住人的话,维鲁斯再出Q命中率就是百分百了。

    这把两边打野已经交换野区了。

    厂长前期是可以来下路GANK的。

    而且GANK蓝色方下路可以从三角草饶。

    把兵线控在中间,厂长就有GANK的角度。

    墨白的巴德则是躲在草丛里。

    这把前期几分钟不用担心被GANK,所以在对面上线之后,他直接把眼放下路草丛。

    原本躲在草丛里的洛被发现了!

    洛第一时间就后撤,而且是往兵线这边走。

    如果靠着墙壁,巴德一发Q技能过来肯定会被控住。

    然而这波墨白早有准备,他调整位置,扔出一发Q技能。

    这Q技能命中洛之后,又穿到了一个小兵。

    洛被控住没法动弹,巴德上前打了一发带被动的平A。

    zet的维鲁斯早有准备,一发Q技能射过来。

    洛掉了不少血量,只能后撤。

    把洛打退之后,巴德开始找机会消耗司马老贼的霞了。

    巴德的射程有500码,而霞只有525码,差距并不大。

    巴德直接走到红色方草丛里,给这霞压力。

    此时他和维鲁斯都已经升到两级。

    而霞洛只有一级。

    趁着霞补刀的机会,巴德走出草丛,反手一发平A消耗。

    这霞正想还手,巴德已经重新回到草丛里了。

    霞直接失去目标。

    然后下一次补刀,这巴德故技重施。

    不仅如此,霞还要抗维鲁斯那边的压力。

    来回打了两波霞就顶不住了,只能选择后撤,放弃补刀。

    而zet则是继续控线,虽然兵线会慢慢推过去,但能控一会是一会。

    看到这一幕,众人纷纷刷道:

    “这下路对线完全是被吊打啊。”

    “巴德这英雄对线有这么强吗?”

    “为什么我平时遇到巴德,下路就像一打二啊?”

    “我要有这种辅助,还会上不了钻石?”

    在大部分人印象里,巴德这英雄对线还是挺弱的。

    但是没想到,墨白拿出来之后,竟然可以按着对面霞洛打。

    很快,下路兵线被推进防御塔。

    霞上前补刀,洛在侧面掩护。

    看到霞上前补刀,巴德过来给压力了。

    想要故技重施,卡霞平A间隙进行消耗。

    这一波Killula表示要用魔法打败魔法。

    他就在侧面给墨白压力。

    墨白如果上去A霞的话,他就A墨白的巴德。

    这洛也是个远程输出英雄,按道理也能这么做。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想太多了。

    看到洛跃跃欲试,墨白就故意漏出一个破绽。

    只见墨白的巴德突然往前走了一个身位,靠近霞。

    假装要平A消耗。

    洛也跟着往前走,靠近巴德,准备反手。

    就在这时,巴德突然改变策略,一发带被动平A扇到了洛脸上。

    然后反手一发Q技能,穿过洛打到侧面墙上,洛直接被控住!

    接着墨白上前再跟上一发平A。

    维鲁斯则是蓄力Q技能,一箭射过来,这洛掉了小半血量。

    这波打完之后Killula有点虚了,只好把血瓶都磕了保持血量。

    这波兵线收完,霞洛总算是升到两级。

    到了两级之后,他们终于有了反打的机会。

    这时,洛选择往三角的方向走,似乎是要去放视野。

    zet见状,下意识地说了句:“对面三角草有眼。”

    墨白没有着急下结论,他在计算时间。

    视野放到三角草和放到河道,时间上是完全不一样的。

    很快,洛回到了下路,时间上却过去十几秒。

    墨白便说道:“他把视野放到河道了,三角草应该是没眼的。”

    听到这个消息,厂长马上应了一句:“行,我找机会过来。”

    此时厂长还在刷野,还需要一点时间。

    不过已经知道对面三角草没眼,到时候就好办了。

    这时,zet突然问道:“这波洛不是往三角草走的吗?而且方三角草可以防绕后,感觉应该是在三角草吧。”

    一般情况下,EDG众人都不会怀疑墨白的判断。

    这一波是zet感觉自己很有道理,所以提出了异议。

    墨白听后解释道:“对面的确是往三角草的方向走,但是时间上不对,而且,这一场我们入侵红区,厂长肯定是先刷对面红区,然后回自己蓝区。”

    “再来下路GANK的时候,是从蓝区过来的,所以会经过河道,他这波把视野放到河道的位置,是想推出来和我们打。”

    听到墨白的解释之后,zet显示沉默了一会,然后点头道:

    “要真是这样,墨子哥你这算计就有点牛掰了。”

    厂长则是笑道:“你还是太年轻了啊,在大局观和意识方面,我劝你还是不要怀疑魔神,不然要被啪啪打脸的。”

    zet有点尴尬的应道:“刚才是冲动了太想表现,草率了。”

    和墨白说的一样,霞洛把兵线退出来之后。

    开始蠢蠢欲动了。

    虽然EDG下路经验上是领先的。

    但是这波大家都是两级。

    而且维鲁斯的一血经济也没有回家出装备,完全是同一起跑线。

    Killula的洛摸到了草丛,这草丛有眼他是知道的。

    这波他就是想要勾引墨白的巴德。

    果不其然,这巴德上当了!

    只见巴德上前来,似乎想要故技重施,一发平A消耗到洛。

    这平A暴露了巴德的位置。

    霞直接靠过来,而洛则是一发W上前,想要把巴德击飞。

    然而墨白早有准备。

    这波洛W上来的瞬间,他没有往后撤,而是往前走!

    这洛的W是往巴德身后放的,预判了巴德后撤的动作。

    但是谁能想到,这波巴德会往前走?

    利用走位躲开洛的W,巴德反手一发Q技能扔到霞身上,还溅射到小兵身上。

    这波司马老贼也没有什么准备。

    他原本以为洛肯定会得手,然后跟上去输出。

    利用W快速打出羽毛,然后E倒钩拉回来。

    这霞洛的一套控制,是可以两级秒杀巴德的。

    然而这第一步就失败了。

    同时霞被巴德Q技能控住,没法动弹。

    趁着这个机会zet先利用Q技能射一箭,然后上前来输出。

    墨白一发带被动的平A,打出额外伤害。

    然后追着霞输出。

    两人一套爆发下去,霞已经掉了小半血。

    同时又维鲁斯E技能减速到。

    这波司马老贼选择且战且退。

    他知道直接跑是跑不掉的,就看能不能换一个。

    然而巴德的走位非常刁钻,一边输出霞一边往前走。

    不给霞倒勾的角度。

    这霞倒钩想要控住人,至少要三片羽毛命中同一目标。

    但是巴德这走位,让霞的羽毛都是分散的,用倒钩根本没有意义。

    很快,霞的血量已经丝血。

    维鲁斯下一发Q技能转好。两人距离相当近,维鲁斯直接秒射一发Q技能,拿下霞的人头!

    与此同时,墨白的巴德血量也很低了。

    Killula的洛还在追着巴德输出,想要换掉一个。

    墨白见状直接往三角草墙边走,然后开了个传送门。

    利用传送门来到墙壁的另外一侧。

    这洛二话不说跟了进去。

    结果刚落地,就被巴德反手一个Q技能晕住。

    zet的维鲁斯也跟过来,继续输出洛。

    Killula见状只能放弃追巴德的想法,利用刷新的W往塔下走了。

    这波墨白和zet配合,完成一波线杀!

    娃娃见状赞叹道:“这个巴德真的好猛啊,向前走位躲掉洛的W,帮助维鲁斯轻松完成击杀!”

    米勒:“我感觉RW下路这边是不是思路上出现问题了,他们怎么会想到去开魔神?魔神是什么人他们不知道吗!”

    娃娃:“这倒也是,如果不看ID的话,这波的确挺合理的,只要洛W中了,巴德要被秒杀,但问题是这个巴德的ID是魔神,他走位一直都挺离谱的。”

    帮助zet推一波线,墨白选择回程补给。

    这波他先摸了一双草鞋出来,增加一点移动速度。

    然后选择直接往上路走。

    如果正常来算的话,皇子早就开始第一波GANK的尝试了。

    这英雄不是主刷的,前期肯定要找机会来做事情。

    但因为一级被反,这刷野进度肯定要慢不少。

    所以第一波GANK的时间也要后移。

    此时上路阿光的纳尔压着对面奥恩打。

    兵线的位置比较靠前。

    墨白直接带着厂长摸到了上路草丛。

    然后在草丛里回程。

    这波只是尝试性的反蹲。

    因为皇子也有可能不来上路。

    看到墨白回程,厂子也准备溜了。

    他以为墨白是有绝对把握的,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把握也不是那么大。

    只见厂长说道:“我可是打乱了刷野节奏来上路,魔神你别搞我。”

    墨白听后回道:“这个……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我也不是神,难免有猜错的时候嘛。”

    不过,就在墨白回程读秒刚过一半的时候。

    对面奥恩突然先手了!

    只见Mouse的奥恩反手一发Q技能扔上来,给到纳尔减速。

    接着一发E技能撞过来。

    纳尔交出位移拉开。

    虽然躲开了奥恩的击飞,但纳尔也没了位移。

    Flawless的皇子出现了!

    这皇子身上带着红蓝BUFF,而且是从三角草的方向过来的!

    这波绕后让纳尔已经无处可躲。

    就在这时,墨白发了个信号,让纳尔靠过来。

    于是纳尔便往这边草丛里走。

    皇子和奥恩包夹过来,墨白指挥道:“奥恩,先杀奥恩。”

    这波奥恩和皇子都有闪现,但明显奥恩更容易击杀一点。

    于是在奥恩靠近之后,猪妹直接一头顶过去。

    巴德和纳尔也第一时间跟上次输出。

    看到这草丛里面突然跳出两个人。

    皇子想都没想,直接就往河道的反向撤了。

    表示上路自求多福。

    奥恩则是被三个人追着打,交出闪现之后,被猪妹一个E定住。

    然后巴德也跟上控制,利用Q技能穿过奥恩命中小兵。

    最终,奥恩被击杀在自己防御塔前。

    “怎么样,还是有肉吃的吧。”墨白说道。

    厂长也不知道说啥了,因为他还是没搞清楚,这波只是运气好,还是说墨白有把握,但是装作没有。

    巴德在上路GANK的同时。

    RW下路把兵线推了过来。

    但两人都没六级,也没闪现,除了把兵线推过来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此时RW的节奏已经乱了,中路doinb指挥道:“你们先稳点,别搞事情,等我六级我来带节奏。”

    doinb这把选出瑞兹,就是想要游走带节奏的。

    应该说,他选择什么英雄都是这种想法,不过瑞兹更好带节奏一点。

    很快,比赛时间来到六分钟。

    双方单人线和打野都升到六级。

    RW下路还是被吊打的情况。

    之前还有拼一拼的想法。

    但是维鲁斯两个人头在手,兑换成装备优势之后。

    这想法也没了。

    结果就是被压得更惨。

    有墨白的巴德先手打控制。

    zet维鲁斯的Q技能百发百中。

    对面已经不敢补刀了。

    看到下路这情况,doinb给下路发了个信号,表示打算下路GANK一波。

    这波他把打野皇子也叫上了,皇子从兵线上走过来。

    两人准备在三角草集合,然后瑞兹直接开大招。

    这三角草有蓝色方的视野,而且辅助Killula确认这三角草没有红色方的眼位。

    瑞兹试探性地往下路走,想要看看EDG下路的反应,如果下路直接后撤的话,那证明中路应该是给信号了,这波就没机会。

    下路一波新的兵线过来,维鲁斯继续推线,然后往前走。

    看到这一幕,doinb确认自己EDG下路是没有发现他的。

    于是他选择直接往下路走。

    就在这时,突然从小龙坑的方向,飞过来个什么东西。

    doinb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此时他的视角在下路,还在找位置,于是切换来看了一眼。

    结果发现猪妹已经从小龙坑里面顶上来。

    同时,巴德也开传送门从小龙坑下面上来了!

    “他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doinb直接懵逼了。

    中路小学弟的沙皇已经赶过来。

    doinb被猪妹和巴德控到没法动弹。

    只能交出闪现,来到红BUFF坑里面。

    沙皇则是利用E技能流沙移形跟过来,然后反手一个大招,直接把瑞兹给挡在红BUFF里面,出不来了!

    瑞兹随即开启大招,想要后撤。

    然而他血量已经扛不住了。

    最终瑞兹的人头被沙皇拿下。

    doinb这波支援没打出来,反而多送了个人头。

    doinb懵逼了,他刚才是站在红BUFF外侧的草丛。

    这草丛里面是有蓝色方真眼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行踪被发现。

    但这波明显对面是知道他在这草丛,所以直接对着这边扔大招。

    这波doinb搞不懂,但是解说和观众从上帝视角看,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此时在蓝色方F6前方,还有小龙坑上方,各有一个红色方的视野。

    通过这两个视野,墨白看到瑞兹往下路走,但是没直接走过来。

    那就只能是在草丛里蹲着了。

    同时,这两个眼的位置,草丛里的真眼是看不到的。

    下方的眼是墨白做的,而F6前方的视野则是厂长做的。

    这都是墨白的想法,他知道doinb六级可能会尝试来下路。

    所以提前布置好了这一切!

    这波打完之后,RW的颓势止不住了。

    中路闪现大招都用了,短时间没办法支援。

    下路只能继续抗压。

    时间来到八分钟,巴德升到六级。

    RW下路亏了不少经验,都只有五级。

    趁着这波机会,厂长来到下路越塔。

    RW下路还想抱着防御塔反抗。

    墨白利用大招直接把防御塔给定住。

    然后配合厂长完成越塔。

    维鲁斯再拿两个人头。

    游戏时间来到十二分钟,EDG下路拿下一塔,换线到中路。

    墨白直接摸出了一双五速鞋,开始到处搞事情。

    此时对面下路也进行了换线直接换到中路。

    墨白和厂长已经在旁边草丛等着里。

    兵线一进塔,两人从防御塔后走出来故技重施。

    巴德负责屏蔽这防御塔,猪妹大招控住洛。

    维鲁斯跟上二手控住。

    三人先把洛给秒了。

    霞用大招规避伤害,巴德卡住霞大招落地的瞬间,一发Q技能穿过霞,利用霞身后的墙壁把他控住。

    猪妹和维鲁斯跟上伤害,再次完成击杀!

    这zet直接杀疯了!

    只见zet说道:“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打ADC这么简单?”

    厂长则是笑道:“你这是在内涵妹扣玩的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