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掠春光 > 第二百九十六话 舍不得
    要封住人的嘴,不出点血怎么行?季渊给他小侄女银子花,向来是不含糊的,当场塞了二百两银票过来,还大大方方表示,先前为了开流光池管他借的那四百两也不必还了,只当是做叔叔的给亲侄女的赞助。

    季樱得了好处,当场痛痛快快应承绝不把今日之事在季二爷跟前提一个字,若非怕痛,简直恨不得将心口拍得当当响,打发走了她四叔,转头便去找老太太问缘由。

    可不是很奇怪?

    她回来季家好几个月了,何曾见季渊正经怕过谁?就连对着他亲娘,也不过是面儿上做得很敬畏,实则没少阳奉阴违。他这么个闲云野鹤又风流倜傥的人物,怎地偏生对他二哥好似很犯怵?

    彼时晚饭还未上桌,正房里人也不多,季老太太将季樱搂在怀里,顿觉踏实不少,悬了一下午的心稳稳当当落回了腔子里。

    “你打量呢,他能不怕?”

    老太太笑得开怀,脸上皱纹都舒展两分:“你这四叔,打小儿便是个想一出是一出的主儿,满脑子古怪念头,主意多,正经的却没几个!我生他的时候都三十多岁了,家里生意正忙,也没空多管他,你大伯那人你也晓得的,凡事只顾往后缩,你三叔呢,偏又是个老好人,不计甚么都好好好,行行行,若指望他俩,你四叔如今只怕早就长歪了!”

    这话说得没给季海留面子,偏最近大房又不太平,这会子他人在屋里坐着,脸上就露出点不尴不尬的神气来,摸了摸鼻子,头往一边扭。

    季三夫人倒无所谓,听季老太太说季三爷是“老好人”,仿佛还挺高兴似的,抿了抿唇,将一盏铁观音送到季老太太手里,又指指桌上的一壶千日红,示意季樱自个儿斟着喝,尔后便出去张罗晚饭。

    “亏得你爹啊,是个混不吝的性子,那可是真敢下狠手揍!”

    季老太太美美地呷一口茶,看着季樱果然斟了盏千日红喝了,这才满意,接着道:“他兄弟俩原本岁数差得也大,你爹揍你四叔,还不跟揍个小鸡崽儿似的?却也不是事事都管束着,盯紧了不叫他出格而已,如今你瞧瞧,你四叔那人虽乖张不讨喜,一颗心却是正的,你说是不?”

    “嗯。”

    季樱点点头,心里打了个突。

    原先她琢磨,季渊之所以如此不循常理,大抵因为是家里的幺儿子,打小儿受尽疼爱,养得他无法无天起来,如此而已,按照季海和季潮的性情来看,她爹季二爷,十有八九也是个至少表面上软绵绵的人。

    却不想原来行事风格如此凌厉,动辄便要打人的?

    不知道见到十年未谋面的亲闺女,知晓她也不是个省心的,会不会也动手呢?

    噫……想想怪怕人的。

    她便一力往季老太太怀里钻:“许久没见我爹,眼下听祖母这么一说,我心里有点紧张,您说我爹不会连我也揍吧?要不祖母同我一起去京城得了,也好护着我点儿——方才从四叔那儿坑来的二百两,我分您一百两如何?”

    说得季老太太笑个不住,抬手就往她背上拍:“胡扯,我还惦记你那一百两?祖母年纪大了,不爱出门,再说,你爹也没请我,我才不去呢!”

    老人家难得露出个傲娇的神情来,下巴一抬,神色忽地又温柔起来:“你只安心,你爹那人,手下还能没轻重吗?瞧瞧你四叔也就晓得了,自小便挨打,可大了大了,怎么偏就同你爹最好呢?就说咱家这些小辈吧,其中他最疼的便是你,你打量着跟你爹就没点干系?”

    “我还以为是我自个儿特别可人疼呢!”

    季樱一心逗她开心,小声嘀嘀咕咕,又被不轻不重地锤了两下,方算是安生下来。

    也是提到去京城的事,季老太太便有些怅惘:“我们家樱儿大了,也要出远门了,还是跟着外人同路,虽说陆夫人同陆家小子都极靠谱,可我终究不能完全放心呐!你四叔给了你银子,说来是尽够了,可穷家富路,宁可多带些,横竖有陆家小子在,也没人敢抢你不是?”

    说着便转头去吩咐金锭:“我这里也再支二百两,叫丫头身上带得足足的,别手头寒酸,叫人看了笑话。先前我叫你拾掇出来的毛领子斗篷一类物事,可都备得齐全了?京城同咱们榕州是两样的,虽说离得不算远,却冷得多,偏这丫头素日又怕寒,衣裳手炉什么的,都多带些。阿妙年纪小,未必想得周全,回头你去瞧瞧,若有缺漏,赶紧补上!”

    她说一句,金锭便答应一句,笑嘻嘻的:“三姑娘不过是去二爷那里父女团聚,小住一阵罢了,老太太这是恨不得她把家都带上呐!旁的都好说,就怕姑娘的行李实在太多,不便当,有些麻烦人……”

    “那怎么了?”

    季老太太便瞟她一眼:“咱们樱儿说是请他们帮忙带一程,其实却是坐自己的马车,使唤自己的丫头,行李再多,也不占陆家的地方呀!上车时咱自家人给搬,等到了京城,送到家门口,你还怕她爹不亲自接她?再说了,即便麻烦他们一下又如何?既打着那主意……”

    话说到这儿,就给咽了回去,拍拍季樱的手,轻轻叹了一口气。

    ……

    季应之同他那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爹被送进了大牢,想着他们应是再没本事走脱,之后的事,季樱便也没再费心思去打听,只顾张罗自己手头的那点事。

    因着陆星垂胳膊上的伤,往京城去的日子又朝后挪了几天,直到十月下旬方才启程。到得那日,除了大房人之外,家里其余的人都出来送行,一大清早,行李便源源不绝地往马车上搬。

    打从早晨起床,季萝那双眼睛里便包了两汪泪,此刻更是哭唧唧的,扯着季樱的手便不愿意松。

    说来家里人多,但孩子们却普遍觉得孤单,好容易有个玩到一处感情日渐深厚的姐妹,冷不丁又要出远门,她的感受,季樱很明白,唯有也握着她的手软声哄。

    “上回陆星垂带回来的那个冰糖葫芦,二姐姐不是很喜欢的?趁着现下天气冷,正好我也给你带些回来,这次我一支都不要,全给你,好不好?若是在京城瞧见了甚么好玩、好看的,我也都给你买,行不?我又不是不回来了,你再哭,我可舍不得走啦!”

    季萝含着眼泪点头又摇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就听得身后传来个粗犷男声。

    “舍不得走?那可不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