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大汉再起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孙仁事件
    刘闲走进了这间依旧以喜庆的红色为主色调的房间,心里百感交集,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眼睛在房间里搜索了一遍,找到了站在窗前的孙仁。

    她穿着一身窄腰长裙,体态动人,显得有些孤寂的模样。

    刘闲看着这个担负两家联姻重任而来到自己身边的女子,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孙仁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不禁心头一动,转过身来,眼眸看着刘闲,半晌没有说话。

    刘闲分明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气愤、不甘,还有,委屈?

    “你来,是想审判我吗?”孙仁开口问道,语气中带着几分嘲弄的味道。

    刘闲笑道:“说起来,我们还没时间好好说说话呢。……”

    孙仁侧过脸去,一滴清泪竟然从眼眶中滚落滑过了脸颊。

    刘闲看到这样的景象,不由的心头一震。

    孙仁怒道:“没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刘闲问道:“你就不想为自己说两句话?”

    孙仁看向刘闲,冷冷地反问道:“我说了,你会信吗?”

    刘闲不由自主地点头道:“我会信。”

    孙仁呆了一呆,眼神中流露出一种难以名状的眼神来,随即怒道:“我不需要你来可怜我!你们爱怎么想便怎么想,爱怎么做便怎么做!

    反正我孙仁是你的妻子,死在你的手里,我也无话可说!”说完便转过身去不再理会刘闲了。

    刘闲见孙仁如此执拗,只觉得现在说什么也没用,根本没办法跟她沟通,于是道:“我先走了。你如果想要对我说什么,可以随时派人通知我。”

    孙仁没有回应刘闲。

    刘闲只得转身出去了。

    然而刚一出门,孙仁的几个剑婢就跪在了刘闲的面前,

    其中一人哭腔道:“上将军,小姐从很早以前就爱慕着上将军,绝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上将军的事情,上将军你可一定要相信小姐啊!”

    其她几个剑婢纷纷点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刘闲。

    刘闲扶起了她们,微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冤枉你们小姐的!”几个剑婢的眼中顿时流露出了希冀的神情来。

    刘闲从孙仁的院子出来,回到了书房之中,几个妻子还有陈宫等人正在等候着他,见他进来,一起行了一礼。

    刘闲走到书案前,转过身来,对董媛道:“媛媛,把看守孙仁的女兵都撤了吧!”

    董媛大感意外,想要说什么,但见陈宫等人在场,又觉得不好说,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抱拳应诺了。

    刘闲问陈宫道:“公台,那个肖鹏究竟是个什么人?”

    陈宫显然早就做了详细地调查,听到刘闲的问话,立刻抱拳道:“回禀主公,肖鹏此人算得上是洛阳有名的才子。

    不过据属下调查所得,此人志大才疏,喜好吟风醉月寻花问柳,并无任何真才实学。

    但因为此人相貌英俊长得一表人才,而且脸皮极厚,十分会讨女子欢心,因此与城中许多贵妇有染。

    只是此类事情关乎脸面,所以并无人控告他就是了。”

    刘闲笑骂道:“原来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啊!”

    随即皱眉道:“孙仁,虽然年纪不大,但也曾跟随孙坚南征北战,算得上女中豪杰。这样一个女子,这么可能看上肖鹏这种败类?”

    董媛忍不住道:“还不是因为看他长得英俊呗!”

    刘闲笑了笑,思忖道:“肖鹏这种人,既然如此厚颜无耻,又怎么会因为悔恨而选择走上绝路?自杀谢罪!呵呵,我可受不起啊!”

    陈宫抱拳道:“主公英明,此事确实颇为蹊跷。来告发此事的是肖鹏的兄长肖仁,属下带人赶到的时候,只见肖鹏悬于横梁之上,已经死去多时。

    这封遗书就是当时在他脚下发现的。”说着,取出了一片木牍呈上。

    刘闲接过木牍,随便看了看,便交还给了陈宫,背着手思忖道:“肖仁,他是干什么的?”

    陈宫道:“肖仁乃是肖家的家主。肖家本就是洛阳名门,家中有上千顷良田,十几座府邸。

    不过因为我方持续推进的土地政策和税赋制度,肖家难以为继,已经将大部分的良田和府邸变卖,肖仁也不得不经营起买卖以维持家族庞大的开销。

    据说生意做的还算不错,但在巨商云集的洛阳可就不怎么显眼了。”

    刘闲笑道:“这么说的话,这个肖仁是有理由恨我的啊。”

    陈宫点了点头,道:“主公英明。其实在洛阳以及整个主公的治下,如同肖家这种情况还有很多。”

    刘闲思忖片刻,转过身来对陈宫等人道:“暂时就这样吧。这件事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花费过多的精力。该这么做就怎么做。没别的事的话,你们就退下吧。”

    陈宫等人应诺一声,朝刘闲拜了一拜,退出了书房,他们这一走,书房里就只剩下刘闲的几个妻子在了。

    刘闲见众女都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禁不住笑道:“干什么呢?以为你们老公受了很大的打击吗?”

    众女见刘闲并不如何难过的样子,不禁放心不少。

    张暮雪道:“夫君能看得开那便再好也没有了。”

    顿了顿,忍不住问道:“不知夫君打算如何处置孙仁妹妹?”

    董媛忍不住道:“大姐,你怎的还叫那种人做妹妹啊!……”

    刘闲握住董媛的纤手,董媛立刻软化了下来。

    刘闲沉默片刻,道:“等这件事结束之后,就把孙仁送回去。”

    这话一出,众女都流露出惊讶之色,董媛难以置信地问道:“大哥你说什么?你要放过孙仁吗?这怎么能行?”

    刘闲道:“这件事情不论是真是假,可是孙仁毕竟也是我名义上的妻子,我不忍心惩治她。她既然心不在我这里,我就放她离开好了。

    唉,终究是夫妻一场,我也不想她落得一个不幸的下场。”

    众女面面相觑,董媛气恼地道:“大哥对她那么好,她竟然还要三心二意,真是气人!”

    刘闲笑道:“你气什么?你只需要一心一意给大哥生出一个猴崽子出来就可以了!”

    这话一出,众女都不禁笑了起来,而董媛则霞飞双颊,一副又羞又恼又喜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