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漫威魔法事件簿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大家庭(第二更)
        萨洛蒙认为娜塔莎·罗曼诺夫的遗传信息极具潜力,所以他才会做出那样的承诺。在他未来的安排中,拥有部分罗曼诺夫特工基因的暗杀者将会成为他的阴影。虽然他计划让他未来的近卫军在训练过程中加入暗杀和潜行这门课程,但是与专业的暗杀部队相比,他的近卫军职责是保护他,与他在正面战场上并肩作战,而不是通过暗杀来达成某些目标。

    因此,萨洛蒙需要结合基因工程和外星科技,培养出一支暗影中的匕首。这支匕首将会在看不见的地方刺向敌人的心脏,节约时间成本,以最小的代价达成某些不能放在明面上的目的。当萨洛蒙告知她部分实情的时候,娜塔莎·罗曼诺夫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她认为萨洛蒙想要通过克隆手段实现她的愿望,但她想要的是亲自孕育一个生命,而不是使用培养舱来替代。使用培养舱根本不算实现她的愿望。

    预见这种事情发生的萨洛蒙早已带着她离开了博德利图书馆。

    “你可以宣泄自己的情绪了。”他说,“我只能告诉你,这是代价最小的手段。无论使用魔法还是科技手段,你想要恢复器官就必须经历非常多场手术。那是非常痛苦的过程,娜塔莎,体外培养反而是最简单的、最轻松的方法。甚至于培养出一个你,然后把你的灵魂转移到新身体里……”

    萨洛蒙最后提到的方法让罗曼诺夫特工犹豫了一下。

    “新身体?器官完好的身体?”

    “是的。”秘法师点了点头,“如果使用魔法的话,这种技术对于现在的不朽之城来说算不上多么困难。你的所有经验和记忆都会保留,无论在哪种意义上,那个你也是你,你只不过是更换了过去的身体而已。”

    “听起来很美好,那我要付出什么代价?”女间谍眯起眼睛“你想要的可不是我陪你上床这种事,不是吗?我知道你在伊顿公学上学时的书单,里面就有《自私的基因》这本书。”

    “你记得姐妹会那些女孩吗?”

    “当然,那件事你干得不错。”娜塔莎点点头,“我答应过会去看她们的,虽然我很长一段时间没去了。带我向她们道歉,你也知道现在复仇者联盟有多忙……”

    “我这里还有另外一些孩子。”萨洛蒙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想要怎么用合适的词语表达他接下来的意思。“他们都是叙利亚的战争孤儿,我派遣姐妹会去战场上一个个回收的。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去叙利亚,我不会告诉你的。”令人奇怪的是,娜塔莎·罗曼诺夫向他投来了肯定的目光。察觉到什么的萨洛蒙顿时觉得接来下的话有些难以说出口。

    “我想请你帮助我训练他们。”

    娜塔莎点点头,笑着说道,“就像姐妹会的那些女孩?没有问题,你做了件好事,萨洛蒙。”

    萨洛蒙紧盯着她那灰蓝色的眼睛,沉默不语。女间谍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不是吗?”她心中泛起了不详的预感,“难道说……”

    “是的,红房子的训练。”他沉声说道,“但是要残酷一千倍。”

    “F*ck You!萨洛蒙!”娜塔莎·罗曼诺夫像一只炸毛的猫咪那般跳了起来。这是萨洛蒙第一次见到她情绪失控,但这也在预料之中。“想都别想!”她嘶声力竭地吼道,全然不顾路过行人的目光,不安与愤怒的浪潮在她心里激起滔天巨浪,没有为羞耻留下空间。“我绝对不可能答应!你做梦!”

    令人奇怪的是,那些原本想要凑上来一探究竟的行人在萨洛蒙洒下某种不知名的粉末之后,便转头走开,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要紧的事。

    “你的人性在哪里,萨洛蒙?你难道想要把我身上的悲剧复制到其他人身上吗?”娜塔莎·罗曼诺夫愤怒地问道,“你收集那些战争孤儿就是为了把他们当做工具吗?”

    “是的。所有人都要为了未来献身,包括我。”

    萨洛蒙沉默了一会,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他的回答如同冰锥,狠狠地刺入娜塔莎·罗曼诺夫的心灵,将她从愤怒的巨浪里拉扯出来。

    “在未来,人理的存续面临巨大的挑战,但即便是死亡也无法阻止卡玛泰姬维护人理的任务,其中也包括了我。”他的眼神清澈,罗曼诺夫特工下意识判断出他没有说谎,“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娜塔莎,所有人道主义关怀在那样的困难面前微不足道。虽说我不是功利主义者,但是功利主义却是最现实的选择。我知道这不是牺牲少数人的理由,但是我无法对能够拯救大多数人手段视而不见——或许在灾难发生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才会觉得牺牲少部分人拯救大多数人是正确的。但是在当下的环境中,人类会偏向感性,受困于道德困境中。”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你在什么时候看到的?”罗曼诺夫特工想起了萨洛蒙的预言能力。她怀疑萨洛蒙在很小时候就知道了某些事,从他建立不朽之城就可以看出,他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为此做着准备。“十岁?十五岁?告诉我,萨洛蒙。”

    “从出生起。”他沉声说道,“灾难不止一场。我保证时间线稳定,就是为了在那场灾难面前减少变量,为最终获胜找到机会。”

    女间谍的怒火消散了,只留下一地轻盈的灰烬。她顿时有些可怜眼前这个大男孩。

    他就像困在命运琥珀里的昆虫,反复做着无用的挣扎,试图挣脱逐渐凝固的松脂,试图逃离某种无法避免的结局。他看得太远了,很少有人能够理解他。人们只能通过他留下的背影来曲解他的想法,无法理解他发出的遥远的呼救,这无疑是一种悲剧。

    “不,这就是我的回答。”她叹了口气,然后牵起秘法师的手,用肯定的语气说道,“但是你可以把这件事告诉我,我们可以一起解决,我们还有复仇者联盟。如果你预见的是全人类的灾难,那么我们肯定不能袖手旁观。斯塔克虽然会嘲笑你,但是他肯定想出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罗杰斯也是如此。复仇者联盟就是个大家庭,你应该加入我们,萨洛蒙。”

    “命运是一件难以捉摸的事,娜塔莎。”萨洛蒙将手抽了回来,不动声色地说道,“我早就对这就是有心理准备,我也没有脆弱到需要安慰。我不会告诉无关人员任何不该知道的消息,我也不会把获胜的希望寄托在少部分人手中。那是全人类都必须面对的灾难,单凭几个人和现有的科技水平是无法解决的。这不是傲慢,但我的确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之所以需要你的遗传信息,就是为了在胜利的基础上减少伤亡。所以,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娜塔莎·罗曼诺夫特工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