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皓玉真仙 > 第四百零五章 吾徒陈平
    “小家伙,你可真能跑。”

    一道银铃般清脆的戏谑声音,从陈平身后淡淡传来。

    奇怪的是,这并非传音入密,但周围的其他路人却没有一点反应,甚至忽视了少女的存在。

    而已经不动声色的走了数里的陈平突的身子一僵,立在原地,脸色一下难看起来。

    “她难道勘破了我的真实面容?”

    陈平心中荡漾出滔天的波澜,一时紧张万分。

    驾着白色莲花而来的,正是揽月宗的金丹修士殷仙仪。

    听说此女坐镇于道场,出现在此地不足为奇。

    只是他的运气奇差无比,竟迎头遇上了这位金丹修士。

    也许她口中的“小家伙”指的不是自己?

    此次晋升元丹后期,神识大涨,普通的金丹初期修士,应该很难看破他的伪装才对!

    想到这里,陈平憋住气,面无异色的向前迈了几步,并暗暗祈盼殷真人的目标不是他。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令陈平彻底胆破心寒。

    “再移动半步,本宫定叫你神魂俱灭。”

    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话后,白影一闪,那冷艳少女就此拦住了去路。

    “糟了。”

    陈平眼皮狂跳,不由自主的断开了与纯阳剑、九阳真火梳等物的联系。

    因为从殷仙仪释放的威压判断,此女已然步入了金丹中期!

    是以,他立刻打消了拼命的念头。

    若是金丹初期,他一身手段齐用,或许还有微乎其微的逃命几率。

    但面对金丹中期修士,根本毫无招架的可能。

    何况头顶上,还有一座开启中的四级禁空阵法。

    “晚辈陈烨,见过殷真人。”

    装作好像才发现殷仙仪的尊驾一般,陈平的脸上露出了一股浓郁的意外和震惊之色,慌忙大礼相拜,恭敬至极的道。

    “陈烨?”

    殷仙仪脸上划过一丝不加掩饰的讥色,淡淡的道:“屠尽邓普两族,害的金师侄宗门瓦解,疑似参与琉璃海道统之争的凶人,竟和本宫玩些虚与委蛇的小把戏?”

    “这……”

    陈平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寒毛根根竖起。

    最坏的情况出现了,殷仙仪果真看穿了他的伪装,也知道他就是陈平本人。

    听此女冷漠的语气,该不会想直接斩了他,为师侄报仇吧?

    “晚辈陈平,拜见殷真人,晚辈隐姓埋名纯粹是为了方便行事,没有别的用意。”

    陈平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硬着头皮重新鞠了一礼。

    继续隐瞒下去只会惹怒殷仙仪,他现在唯有走一步看一步,至少要保全性命。

    “巧舌如簧!你隐姓埋名的潜入双城海域,恐怕是想兴风作浪杀人掠财吧?”

    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直视陈平,殷仙仪冷厉的一笑,神识肆无忌惮的游走在周围。

    金丹修士的威压如同令陈平陷入了一片远古森林,意识感触的场景全是数不胜数的苍天巨木,乏味的让人昏昏欲睡,睁不开眼睛。

    “此女主修的木灵力竟有催眠的作用。”

    陈平一咬舌尖,尽量保持着一丝清明,而且气息法力尽收,生怕被她察觉到神魂的异常。

    “你知不知道,无论是空明岛邓家,又或者鼓角岛普家,都是向我揽月宗臣服并年年上贡的势力?”

    殷仙仪双手倒背,脸上浮起一股不符合稚嫩外貌的威严。

    “晚辈……”

    陈平面色苍白的正要狡辩几句,却被一只玉手抓住了肩膀,一同往一座富丽堂皇的楼阁中射去。

    整个过程,陈平像是一块死气沉沉的木头,毫无反抗。

    因为殷仙仪的身法实在太快,第一时间束缚住了他的丹田,封印了法力。

    陈平心底一狠,要不要施展神魂秘术做垂死的挣扎?

    不过,仅仅是一个瞬间,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眼下,还没到穷途末路的时候,万一柳暗花明也未可知。

    ……

    浮幽道场,揽月阁。

    顶层最深处的包厢内。

    这座占地一亩的房间,虽然灵气充沛,但装饰甚为的简朴。

    四周仅摆放着几张座椅和几盆青翠的二阶绿植。

    此时,一名青衫男子被人一把摔落在地,四脚朝天狼狈不堪。

    “前辈饶命啊!”

    陈平一脸凄苦的痛叫几声,接着赶紧爬起,口中求饶道。

    “外界传闻,海昌陈家的新晋元丹天不怕地不怕,到处惹是生非,今日一见,不过是位怯弱之辈。”

    弹了弹修长的玉指,殷仙仪不客气的道。

    “在殷真人面前,晚辈哪里敢狂妄肆意。”

    陈平摸摸鼻子,低声下气的道。

    “你的易容术不错,本宫若不是三年前突破金丹中期,又修了一门大圆满境界的玄品瞳术,差点就被你糊弄过去。”

    没有理会他的阿谀奉承,殷仙仪悠悠的道:“短短二、三十载,你一个中品灵根便从元丹初期修至后期,除了四处劫掠积攒了海量的资源外,你或许还修炼了一门品质极高的功法吧?”

    “殷前辈明鉴。”

    陈平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讨好的道:“晚辈愿意交出主修功法,希望前辈放我一条生路。”

    “呵呵,本宫想得到的东西,为什么不自己去取?”

    说着,殷仙仪突然变脸,伸出右手朝陈平的额头拍去。

    “前辈,你要考虑清楚了,晚辈是某位元婴大能的传人,你如果贸然行事,后果难测!”

    陈平惊怒之极,大吼的喝止道。

    观此女的架势,明显是要对他使用搜魂之术。

    这是他最不愿接受的事。

    像纯阳剑、灰色海螺、蛛王傀儡等宝物统统丢失都没关系。

    但他的最大秘密,是金珠夺灵助他开启了新的修仙之路。

    如果被殷仙仪搜魂出来,一切就完了。

    “死到临头还故弄玄虚,本方海域目前可没有人族元婴的存在!”

    半空中,殷仙仪猛地一愣,旋即冷笑不止,几乎是瞬移般,手掌按在了陈平眉心。

    “老妖婆,本座即便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这种怎么看都是十死无生的关头,陈平内心反而冷静了下来,悍然发动口诀,准备连续施展三次珊瑚法相,与殷仙仪背水一战,然后自爆神魂。

    他身陨后,金珠的秘密也就无人知晓了,总之宁死都不能便宜了别人。

    “不对,还有回旋的余地!”

    尚差一个字符就能施展出神魂秘术之际,陈平突然心有所感的一震,大喜过望的掐掉了口诀。

    只见丹田某处,一道黯淡的金影模糊一闪,进入了他的识海。

    继而滴溜溜的一转,释放出一股金色的浓雾罩住了他的识海空间。

    不错,金珠第一次主动现身,护住了他的神魂!

    接着,一名瘦骨嶙峋,身着五彩轻纱的三寸人影一步步的从浓雾走出,看似缓慢无比,但眨眼间就来到了识海边缘。

    人影方一显形,金珠便隐去了踪迹。

    这一切都发生在陈平的识海之内,没有人比他更快更清楚的看到此幕。

    “是那位前辈!”

    看清人影的面孔后,陈平嘴巴一张,露出了震惊异常的表情。

    此名身披五彩轻纱的修士,他再熟悉不过了!

    不正是记载太一衍神法的金纹法叶内,传功给他的那位大能老者吗!

    这位可至少是化神境的存在啊。

    与此同时,殷仙仪的意识已经闯入了陈平识海。

    “什么!”

    当殷仙仪看到眼前的场景后,一种震撼和恐慌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认为的蝼蚁般的小家伙,识海处竟被一片朦胧的金光遮掩,显然是阻止他人搜魂的禁制。

    更令她惊惧万分的是不远处一个悬空的三寸小人。

    丝丝的七彩之气在其头顶盘旋不定,汇聚成一座座山川湖泊,丘陵峡谷缓缓旋转,仿佛他一人,就是那天地盛世。

    如此离谱的异象伴身,这小子之前所说的元婴师尊该不会是真的吧?

    就在殷仙仪忐忑不安的时候,轻纱老者慢慢的转身,一双灰白色的眼睛死死盯住了她。

    被对方的目光一扫过后,殷仙仪不禁浑身一寒,犹如身处酷冬一般。

    此刻,她心中升起了一只蝼蚁,面对远古凶兽时的卑微心态。

    剑鼎宗的宿寒真人都远远无法带给她这样的威迫!

    “吾徒陈平。”

    神魂小人没有感情的吐出四字,紧接着,一朵红色花瓣飞出,漫天的光芒瞬间罩住了殷仙仪的神识。

    被红芒一罩,殷仙仪大惊失色,她的身形一下重若泰山,完完全全的被禁锢,动弹不得。

    花瓣已射到了她附近,纵然她奋力挣扎,但和花瓣一接触之下,神识却阳春融雪般的消融殆尽。

    在外的殷仙仪本体一声惨叫,面色更是透出痛苦之色。

    灭掉体内的入侵神识后,轻纱老者以及金色雾气旋即消散不见,宛如一切只是幻象。

    陈平神魂一凝,立马回归肉身,目光狠狠盯向殷仙仪。

    但让他失望不已的是,此女仅仅面容惨白,倒没有一丝重伤垂死的迹象。

    不然,借金珠杀掉一名金丹中期的宗门老祖,他这次不单单能解了仇怨,还可收获一笔惊人的修炼资源啊!

    “太可怕了。”

    殷仙仪红唇微张喘着香气,薄弱的身躯阵阵颤抖,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幸好她是准备搜魂,仅抽调了一成的神魂之力。

    若神魂全部进入这小子的识海空间,后果将不堪设想。

    “唰”

    “唰”

    两人的眼神一对上,整个房间都陷入了一种极其安静且诡异的气氛中。

    “陈小友,这回是妾身不对,还望你见谅。”

    许久后,殷仙仪红唇一咬,竟朝着陈平欠身拜下。

    “嘿嘿,晚辈丑话都说前头了你还不信,非要和师尊真真切切的见上一面你才老实,又是何苦呢!”

    阴阳怪气的摇头一叹,陈平大咧咧的坐下,双腿一翘老高,差点打翻一株精心栽种的盆景。

    这殷仙仪不再张口闭口本宫,反而自称妾身,应该是真的怕了。

    “陈小友教训的是。”

    殷仙仪心中一凛,苦笑的道。

    她一直保持着鞠躬道歉的姿势,不敢起身。

    自从晋升金丹期后,就再没这般的屈辱过了。

    关键端坐上首,受她大礼的,只是一名元丹境的小辈!

    殷仙仪嘴角一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得罪一尊元婴境大能的代价,别提她了,就连揽月宗都承受不起。

    何况,那位身披五彩轻纱的老人,极可能是元婴后期、大圆满境界的顶级强者。

    达到这种境界的修士,一旦狠下心来,掀翻浮幽城都不费吹灰之力。

    “哼,殷前辈活了三百多年,不会幼稚的以为一句道歉就能了事吧?”

    陈平轻笑一声,略为讽刺的道。

    他如今可是在扮演大能修士的亲传弟子,且不管效果如何,有恃无恐的底气必须摆出来。

    倘使表现出畏缩之意或者很好说话的样子,说不定会适得其反,重新引起此女的怀疑。

    “小友需要什么补偿,尽管开口。”

    殷仙仪暗地里一缓气,心中一动的问道。

    能沟通代表着双方还未彻底闹僵,还有转好的希望。

    “三转离陨丹,贵宗有收藏吗?”

    陈平两手一搓下,双目大亮的说出了让殷仙仪头皮发麻的话来。

    “要叫小友失望了,七十年前我宗好不容易收集了一份材料,并请了望琴岛十几位丹圣一起出手,但仍然以炼制失败告终。下一份材料,不知何时才能凑齐。”

    殷仙仪幽幽一叹,无奈的道。

    “那星象精露呢?”

    陈平眼睛一眯,追问道。

    “星象精露宗门宝库里倒是还剩一滴。”

    殷仙仪点点头,很干脆的道:“一年之内,妾身必定换出来交予你。”

    “殷前辈客气了。”

    心底一喜,陈平赶忙双手扶住殷仙仪,诚恳的道:“揽月宗庇护我陈家数百载,晚辈一直感激在心,这次的事是个误会,下回见到师尊,晚辈会同他老人家解释清楚的。”

    听罢,殷仙仪终于松了一大口气。

    用两百多万的宗门贡献点解决灭宗危机,还是非常值得的。

    “贵宗是否有雷属性的通灵道器?”

    不等殷仙仪坐稳,陈平笑眯眯的又继续说道:“过个几十年,就是师尊的两千岁大寿,晚辈想为他老人家准备一份礼物,太寒酸了拿不出手啊!”

    “殷真人放心,购买法宝的灵石,晚辈不会少你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