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宝眷 > 第一一九章 坑她
    宁泽渡了眼傅琅的神色,笑着站起身道:“体贴。”

    “京中谁人不知,咱们最是体贴的美人的。”

    “既然莫识姑娘不擅饮酒,那就在这舱中找一位愿意代饮的,如何?”

    莫识闻言心下冷笑。

    这些人全都是一丘之貉,怎会看不出傅琅宁泽是在有意侮弄她?又怎会帮她?

    且就算有人愿意,可酒足有五坛,谁会豁出命去帮一个低贱妓子?

    秦允看不下去了,刚想起身,杨景轩的手就按在了他的膝头。

    他皱眉看过去,杨景轩也看向他,并冲他摇了摇头。

    秦允眉头皱的更深:“一个弱女子遭受这些,咱们就只能这样看着?”

    “是,只能看着。”杨景轩看着他的眸色,无奈道:“谁让傅家权倾朝野呢?”

    “你就算不顾念自己,也要为伯府考量考量吧。”

    这句话戳到了秦允的痛处。

    自从天定帝登基后,伯府的处境有多难,他是清楚的。

    而晏珩被罢免降罚后,傅仲成了天定帝跟前唯一的宠臣。

    伯府确实要避其锋芒。

    杨景轩看他眸色黯淡下去,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道:“咱们找个机会便离开。”

    他太干净了,以后这些个场合还是劝他少来为妙。

    眼看舱中鸦雀无声,宁泽满是遗憾的开了口:“看来,这舱中无怜香惜玉之人。”说着看向莫识,神色讥诮又不屑:“那么,只能莫识姑娘自己喝了。”

    莫识的脸色极是难看。

    看来今日不得善果了。

    垂在身侧的手慢慢的收成拳,她的目光看向了舱外的粼粼湖面。

    莫识这一眼被采香看到。

    主仆多年,她自然了解莫识的脾性。

    虽身陷风月场所,但却留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傲骨。

    临出醉云楼前,徐妈妈曾叮嘱她,定要好生的照看莫识,若出了半分的差池,她小命难保。

    徐妈妈那人,面善心狠,她定会说到做到的。

    若是莫识投了湖...采香简直不敢想。

    莫识的死活她可以不管,但却不能牵连了自己。

    思及此,她猛地出声道:“傅公子,宁公子,我们姑娘确实不擅饮酒。”

    “不过,听闻苏掌柜酒量颇大,若选她喝酒,定能让两位公子尽兴的。”

    舱中一角的一个简易的炉灶前,玉卿卿撒盐的手一抖,捏在手里的盐全都抖进了汤锅里。

    她看着沸滚的汤,暗暗的吐了口浊气。

    这采香着实可恨,诓骗她来这狼窝里也就算了,她自己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将傅琅这心黑手狠的混账给说的开心顺遂了,好不容易脱了险,就想着煮碗面交了差便逃离此处。

    可这小姑娘又来坑她!

    莫识对于连累了苏禅衣一事本就过意不去,现下看采香还要牵连无辜,顿时怒目看过去:“闭嘴!”

    采香忙垂首噤声。

    可话已出口,舱中人的目光都朝摆放炉灶的一角看了过去。

    玉卿卿装死不成,只好抬起头,含笑道:“我自到了京城便水土不服,十日有七日都是病着的。”

    “连酒坛都不曾碰过,不知采香姑娘何出此言呢?”

    “我是听面铺里的大槑说起的。”采香道:“他总不会编这种谎话骗我吧?”

    玉卿卿面上笑意不改,心中却狂骂大槑那该死的憨货。

    傅琅似笑非笑的看过去,打量两息,眼底逐渐升起浓盛的趣味:“是我的疏忽,没能招待好苏掌柜。”说着一抬手,自有机灵的小厮抱起了一坛子酒候着。

    “傅公子言重了。”玉卿卿慢慢的匀了口气,上前两步,恭谨道:“我就是个做面的,实在不会喝酒。”

    “喝酒不用学,是个人都会。”一旁一道嘲弄的声音响起:“除非苏掌柜承认自己不是人。”

    玉卿卿嘴角笑意僵了下。

    纵是没看,她也能听得出这话是玉璁说的。

    玉璁话落,舱中哄的笑起来。

    秦允含笑起身道:“女子娇养,这酒水苦涩,自然是觉得难以下咽的。”

    杨景轩拦他不住,无奈扶额。

    魏衔觑着傅琅的神色,淡淡开了口:“那不知沁安伯世子有什么好玩的法子呢?”

    秦允道:“莫识姑娘所精曲目惧已弹奏,空饮未免无趣。”

    “饮酒行令,不若咱们玩行酒令吧。”

    魏衔掸了掸袖口,冷笑道:“世子风雅。”

    “只是咱们都是些粗鄙之人,腹中又无文墨,这行酒令实在是玩不转呐。”

    原本只是一个提议,但经魏衔这么一解读,倒像是秦允故意炫耀文采一般。

    在座的除了状元郎江明磊,其余的面色都不怎么好。

    杨景轩扫了眼魏衔。

    他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斤两。

    实在不忍看秦允面对这些人,他起身道:“出门前家母曾叮嘱,让我早日回家。”

    “现下时辰不早了,我与师弟便先告辞。”

    “改日我做东,咱们畅快豪饮。”说着端起面前的酒壶,揭开盖一饮而尽了。

    魏衔怎会不知杨景轩的意思,刚要堵他两句,就看他已识趣自罚,到嘴边的话只好咽了下去。

    傅琅还挺喜欢秦允的。

    瞧着白白净净,文文弱弱的。

    只是这杨景轩却有些碍事。

    他看了秦允一眼,笑着道:“世子不喜喧哗,这场合里恐呆不惯,且时辰也确实不早了,不若咱们改日清清静静的聚一聚。”

    杨景轩从善如流的应下,拽着秦允出了舱。

    先扶着他上了停在画舫旁边的小船,而后自己跳了上去,划桨离开了。

    秦允看着越来越远的画舫,皱眉道:“咱们就不管了吗?她们会如何?”

    杨景轩划着桨,看着他道:“除非撕破脸皮,不然咱们怎么管?”

    说着看他神色愈加低落,无奈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抄了一把水撒过去:“我怎么会有你这个脑子不灵光的师弟?”

    秦允抹着脸上的水,茫然道:“我又怎么不灵光了?”

    杨景轩道:“解决事情的方法有很多种,何须直面对上?”

    秦允听言眼睛一亮,喜道:“师兄有好办法?”

    杨景轩道:“待会让人去京五所报个信,就说此处有人要寻短见。”

    秦允不解。

    连他们都要避其锋芒,京五所又怎么敢过问这些纨绔子弟的风月事情?

    况且画舫在湖中央,他们至多是沿着湖边找一圈,见不到寻短见的人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