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人到中年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方艳芸这边的讯息!
    “陈总,事情是这样的,徐先生之前和我见面,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和我说了,包括唐安安出轨,怀了第三者武安杰孩子的事情,并且还有徐先生和唐安安的相识相恋,以及婚后的生活。”

    “唐安安名下,杭城有一套一百三十平的房子,价值七百万,另外还有一辆保时捷帕拉梅拉,价值估摸一百三十万,除此之外,房租和饭店的收入,之前也都在唐安安这边,这些都是徐先生的产业,并不是唐安安的,而徐先生现在已经掐断房租和饭店的收入,这两块是肯定不会再给唐安安了,并且现在徐先生最为在意的,就是那套一百三十平的房子以及那辆保时捷车子。”

    唐安安在我房间的沙发坐定,就开始述说起来。

    “继续。”我点了点头,接着道。

    “据说徐先生阐述,这两年,他和唐安安婚后的生活,他从来没有管理过房租和饭店的收入,但是这一块,徐先生估算一个月有二十万,也就是说,一年差不多两百万上下的收入,这其中唐安安,拿出一部分钱给她父母在老家买了一套大房子,当然了,这房子徐先生没有打算收回,至于其余的钱,我虽然不知道唐安安身边具体有多少,但是徐先生也并不打算收回,因为唐安安开销极大,据说都是名牌,而且还喜欢打麻将,会有一些麻友,然后也喜欢出去旅游,所以在我看来,这部分的资金早就消耗光了,就算要追,人家也不会说没钱不给,而唐安安给父母老家买的房子,其实真要追回来,还是有可能的,但是徐先生好像是觉得做人留一线,并没有再去追究。”

    “可是就算这样,我和约唐安安谈的事情,她还是气不过,说什么杭城的房子和车子,她都要夺过来,甚至还大言不惭,说什么其余的徐坤的产业,也有他的份,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都是婚前徐坤就已经拥有。”

    方艳芸说着说着,我给她倒了一杯茶。

    “徐坤非常注重名声,所以你应该也警告唐安安别到徐坤公司里去闹吧?”我问道。

    “我说了,我说如果要把事情做绝,那么我们这边也就不会再留手,要知道女人都是要脸的,唐安安干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老家的亲朋好友一旦知道,那么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好过,她应该知道事情轻重,本来她还想和我谈条件,但是我这边又怎么可能松口,就光凭我们手上的证据,要反过来问她拿钱还差不多,只是这样我们和她又有区别呢,还需要法律做什么呢?所以我这边只是警告,而她也答应了下来,就是她还是在房子和车子的事情,不肯服输,并且说还请了律师。”方艳芸说道。

    “你见过她的律师吗?”我问道。

    “没见过。”方艳芸开口道。

    听到这话,我双眼一眯,开始思量起来。

    请律师?

    唐安安这种人属于理亏方,她明明知道自己出轨在先,而且还怀了第三者武安杰的孩子,并且证据还都掌握在徐坤的手中,这什么都对她不利,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能请什么律师,这不是在坑律师吗?我可不信有律师能够替她打官司。

    另一方面,方艳芸说马上要开庭了,而且法院的传票既然到了唐安安的手中,那么唐安安一旦不去,那么就是自动放弃,这对她根本就没好处,所以换言之,打官司,她肯定不划算,可是她现在被人握住了七寸,又无法和徐坤见面,徐坤也不会见她,所以,她肯定会想其他办法。

    去徐坤公司找徐坤,造成恶劣影响,这件事方艳芸已经和唐安安说过,也警告过她这么做会带来的后果,所以唐安安是不敢的。

    那么,就剩徐坤的父母了,唐安安如果了解徐坤,知道徐坤报喜不报忧的性格,那么徐坤的父母肯定不知道这件事的,所以唐安安极有可能去找徐坤的父母。

    可是唐安安一个人去找徐坤的父母,估计是没有底气的,这就需要一个后援团了,难道唐安安会让老家的亲朋好友帮忙,就和当初的慧慧一样?

    这么说来,唐安安这两天应该是不消停的,因为过了这段时间,她是没有任何机会了。

    “唐安安住在哪里你知道吗?你有没有问过?”我问道。

    “应该是杭湾酒店,也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因为我和她是在那里见面的。”方艳芸说道。

    “状态怎么样?”我问道。

    “第一印象,比较高傲吧,浑身品牌,讲话趾高气扬,说什么她是不会和徐坤离婚的,还说什么大不了将肚子的孩子打掉,就好像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当然了,徐先生又怎么可能去吃回头草,所以这些在我看来,都是唐安安的废话,和她聊得时间长了,她就有了服软的迹象,我也和她说了徐先生的打算,但是她非常不甘心,这两天徐先生已经断了她的收入,饭店和房租这些收入,她已经无法在这家接管了,我看得出来,她急了。”方艳芸说道。

    “杭湾酒店,她住在杭湾酒店?”我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方艳芸。

    “对,在杭湾酒店。”方艳芸点了点头。

    “行,我知道了。”我心下了然。

    “陈总,你这次来杭城,也是为了这件事嘛?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的,我跟徐先生也是这么说的。”方艳芸说道。

    “我知道通过法律手段,解除这段婚姻不难,我就是怕鸡飞狗跳,之前你也应该知道张丹一家,和王慧一家的德行,这个唐安安,我觉得是一路人。”我说道。

    “嗯。”方艳芸点了点头。

    “待会一起吃晚饭吧,你这也是在帮我的忙,你这些天在杭城辛苦了。”我话峰一转。

    “好呀,那我先回房间去收拾一下。”方艳芸答应一声。

    告诉方艳芸晚上七点到酒店餐厅吃饭,方艳芸离开了我的房间,而我这边,忙电话给徐坤。

    “陈总,你是不是收到邮件了,怎么样?悦庭美墅的设计方案和未来规划,有什么问题吗?”徐坤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